• 知識庫
  • 0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

_桐心_:看到新聞常州小學出臺懲戒制度,還為此特意召開瞭各種新聞、記者會。這樣“大張旗鼓”的懲戒制度,我想說熊孩子不該打。熊孩子不該打不是說他們犯瞭錯不該被懲罰,而是懲罰不應該由打來完成。我們還可以有別的懲戒制度或者教育方式。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1

第一,戒尺制度不易治本,熊孩子本來就是因為傢庭教育模式較為溺愛或者不正確,才會有熊孩子的來由,在學校裡學裡面被戒尺懲戒,回傢以後如果傢長不配合學校工作,一起使用戒尺懲戒的方法。那麼戒尺制度就作廢瞭,反而讓孩子在傢庭裡面更加胡作非為。所以,戒尺制度如果校內和校外沒有配合,反而不利。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2

第二,鼓勵制度是正確引導方式。熊孩子往往有自己“獨特”的調皮和叛逆,戒尺制度可能一時服瞭他們,但是後續,可能是變本加厲,這是一個治標不治本的解決方法,隻能壓一時熊孩子的氣焰,不能從根本解決問題,從根本的教育模式,應該是正確的引導,和鼓勵制度。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3

第三,傢庭學校齊配合。我們常說,棍棒底下出孝子。中國的傳統思維的教育模式就是要打。可是,獎勵制度也非常有效,而且能給孩子更加正面和積極的引導,但是獎勵制度的成效顯然比承接制度要慢,是一個緩慢的過程,隻是需要傢長和老師的耐心和配合,這樣可以治本。所以,對比起戒尺制度,獎勵制度對於熊孩子來說更合適。
最後,教育孩子,永遠不可能是傢長或者老師的單方面責任,老師和傢長的配合才是最為主要的教育。希望學校能加強傢長和老師的溝通,大傢相互體諒相互配合,給孩子營造一個更為有愛的教育模式。

月兒上山瞭w:現在的熊孩子可是越來越多瞭。除瞭因為他們是獨生子,是幾個老人中的唯一的孩寶,傢人都不舍得嚴加管教之外,還因為現在的老師手上沒有瞭懲戒學生的權利,造成熊孩子肆意生長,自由發揮。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也算是看到現在老師言語教育的蒼白無力,給出瞭一點力度,讓熊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出現錯誤時,給學生提示、警告與震懾。有其必要性與重要性。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4

據許多一線教師說,現在的孩子越來越難教瞭。他們在傢被老人寵著,父母慣著,在學校無所畏懼,不聽老師的話。回到傢也是為所欲為,稍不順意就大吵大鬧,或以死相逼。這樣的孩子,長大後會是什麼樣子?孩子還小管不住,教不好,指望他長大後能成才?能有出息?能孝順父母?或對社會有用?可能性很小。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5

現在的老師,面對這樣的熊孩子,無法嚴格要求,隻能硬著頭皮面對。聽說國外有20多間高校公開表示不招收中國留學生瞭。當中原因,少不瞭是中國學生嬌生慣養,自私功利等毛病所成。
把管學生的權利歸還給老師。當學生犯錯時,讓老師放心去懲戒學生,可以是言語上的批評教育,也可用手中的“戒尺”適當地給予懲戒。懲戒會比蒼白無力的言語教育強一萬倍。
據我所知,英國、美國和日本等許多國傢都給予學校懲戒學生或體罰學生的權利,他們不但教育學生,連同傢長也一起教育瞭。哪有動不動就投訴老師或學校的現象。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6

沒錯,沒有愛的教育不是真正的教育,但沒有懲戒與獎賞相結合的教育也是不完整的教育。對於累教不改的熊孩子,就應當給予懲戒或處罰。

禾田飛歌:該打,支持戒尺進入校園。
現在的孩子獲得的愛泛濫成災,如果少瞭懲戒,愛就不值得珍惜瞭。
我相信,讓戒尺進課堂的初衷並不是要體罰孩子,而是讓孩子懂規矩,並有所敬畏。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7

但是最關鍵的一點,並不是戒尺進入校園就能達到它應有的效果。因為老師們並不敢真的用上它,要知道,熊孩子的背後站著的是一大群熊傢長。
還記得前段時間,湖南一派出所副所長因為孩子遲到,被老師罰站幾分鐘,就氣勢洶洶地開著警車,把這位老師帶到派出所,關押瞭七個小時之久嗎?
如果當時老師手裡真的有這把戒尺,你說,她敢打下去嗎?她能承擔得瞭打下去的後果嗎?也許就不是隻關押瞭。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8

就在前兩天,青島一名女老師被一名老年傢長毆打,頭破血流,到醫院進行瞭治療。原因是這位老年傢長懷疑自己的孫子被這位老師打瞭,所以他是來報復的。如果老師真的向他的孫子舉起瞭戒尺,他會不會做出更惡劣的事情呢?
現代傢庭,隻有一到兩個孩子,全傢人都寶貝得不得瞭,什麼事都讓著孩子,也讓孩子養成瞭無法無天的個性。傢長不管,還縱容,也不讓老師管。稍稍一管,他便與老師拼命,哪個老師還敢管呢?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9

與懲戒孩子相比較,傢長的素質教育才是全社會最應該做的事情,幫助傢長樹立正確的教育觀念,正確對待孩子的不良行為,正確理解學校和老師對孩子的教育和幫助,才是教育孩子的重中之重。否則,學校裡所有教育的舉措都形同虛設。


禾田飛歌:自由撰稿人。微信公眾號:禾田飛歌(ID:ahetian2017)‍‍‍‍‍

pu爸陪你談天說地:對於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的舉動,我是極力贊成的,而且我認為應該大力倡導。有些時候老師不管怎麼說,不管怎麼教育,熊孩子卻仍然我行我素,這時候老師就應該用“戒尺”來管一管熊孩子。而當熊孩子被老師打瞭之後,他突然就會像變瞭個人似的,開始變得願意聽老師的話,變得不再隨心所欲,肆意妄為。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10

熊孩子無處不在,不幸碰到熊孩子的時候,最有效且最快捷的解決方式就是盡快離開那個地方,離開熊孩子,但是老師這個職業是不能簡單地用逃離熊孩子所在地來處理的。老師在學校裡教學的時候,難免會遇到幾個熊孩子,這時候老師隻能對他們進行教育,而不能直接離開教室,離開學校。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11

管教熊孩子很難,尤其是目前很多學校明令禁止老師采用體罰的手段對孩子進行管教,在這種情況下,很多熊孩子就變得有恃無恐,更加無法無天。我認為學校應該允許老師在多次正常管教無果的情況下,適當地使用一些輕微的體罰手段,比如使用“戒尺”,有時候,熊孩子隻有在“戒尺”的威脅下,才會聽話,才會變得懂事。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12

當然瞭,用“戒尺”來打熊孩子是最後的辦法,是無奈之舉,如果能用言語進行有效的教育,那麼就應該選擇言語教育。“戒尺”這類體罰的手段永遠都不會是教育孩子時的首要選擇,更多時候“戒尺”是起到一種震懾和警告的作用,警告熊孩子如果再繼續這麼下去,“戒尺”就會降臨他的身上。有“戒尺”在,熊孩子在做事時會相對有所克制,不敢在這麼無法無天,有恃無恐。

叫我麥大人:我覺得面對熊孩子,適當的懲戒是必要的,不僅可以讓他們尊師重道,也可以從小建立起規則教育。
近日,常州市某小學召開瞭關於懲戒制度的聽證會,會上傢長和老師一起討論瞭很多懲罰熊孩子的措施,引起瞭熱議。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13

如今的孩子教育,真是老大難問題,不僅傢長無奈,學校老師基本也沒轍。尤其是面對那些讓人哭笑不得的熊孩子,教育部門有規定,不得體罰孩子,所以這真的有些進退兩難。
但在我看來,適當的懲戒教育是非常有必要的,為什麼呢?
首先重申一點,懲戒教育的出發點是為瞭孩子更好的健康成長,所以懲戒不是目的,隻是一種手段,讓孩子明理懂事。
其次,現在的孩子寵溺太多,缺乏規則教育。俗話說,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教孩子學會做人,養成良好的習慣,與培養他們的各項能力是相輔相成的,互為補充的。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14

而且現在絕大部分孩子都是獨生子女,在傢裡基本要啥有啥,很多都不懂得感恩,更沒有規矩。一味地愛孩子其實是害瞭他們,所以是時候教孩子重視規則,遵守紀律,以後他們才會遵紀守法。
最後,古今中外,都沒有說對孩子不嚴格要求,不允許適當體罰這樣的教育。而且,我們懲戒的方式可以是多種多樣的,比如言語批評,加倍勞動,取消部分特權,沒收,靜坐,誦讀,隔離,陪讀等。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15

我覺得教育孩子,就跟治理一傢企業一樣,不能隻靠道德約束,還要有嚴格的公司制度來保障。如果光是賞識教育,而沒有規則教育,孩子很容易走向反面,成為搞破壞的熊孩子。

菲琴說人生:現在孩子的教育面臨一個困境,父母不會教,老師不敢教,學生不想學。
針對老師不敢管這方面,常州小學允許老師用戒尺,這也讓老師有瞭一些底氣。畢竟,老師是威嚴的代表,而不是照看孩子的保姆。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16

還記得上次那個被副局長關起來七個小時不給吃不給喝的那位老師嗎?面對這樣的傢長,面對熊孩子的目無尊長,老師根本無法做好教育的本職,甚至是不敢教。
因此,常州小學給老師使用戒尺,是給瞭老師底氣,而不是單純的說孩子該不該打瞭。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17

孩子該不該打,要看情況的。

首先,孩子犯錯瞭,可以懲戒,當然不能體罰。比如你可以懲戒孩子打掃衛生,懲戒孩子給同學老師打水等。並不代表手上有瞭戒尺就可以體罰學生。體罰學生,是會受到法律制裁的。
其次,對於熊孩子的錯,老師首先是要耐心和愛心對待他,如果屢教不改,再懲戒。愛是感化一個人最好的方式。在愛都無法感化的情況下,老師再對學生懲戒。畢竟,戒尺的目的是為瞭讓學生知道錯,讓學生明白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從而制止他的錯誤行為。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18

然後,戒尺代表的是權威,是震懾力,不是打人的工具。一把戒尺,是為瞭讓學生害怕,而不再搗蛋。我的孩子就很怕老師,隻聽老師的話,因為覺得老師是權威的,老師說什麼都該聽。這就是無奈之舉,老師教育不瞭,再用戒尺這個手段。
所以,熊孩子不建議打,更應該通過各種方式讓他改邪歸正,感化他,教育他,特別熊的孩子可以制止他,可以懲罰他,而不是體罰。

平白書: 曾經到孔廟參觀,其中有一個受到到傢歡迎的教學用具就是戒尺。古代,學生學習不認真,是要懲罰的,最常見的,就是戒尺打手心。打在手上,疼在心底。但效果通常會很好,孩子引以為戒,下不為例。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19

最近常州一傢小學決定“吃螃蟹“,出臺制度懲戒熊孩子。聽證會上,學生傢長、教育人士等各抒己見,大傢一致認為教育要有威嚴。有些孩子已經犯瞭大錯,還溫柔感化,效果肯定不好,不能引以為戒。此次討論的教育懲戒的實施方式共有8種:批評、加倍勞動、取消部分特權、沒收、靜坐、誦讀、隔離、陪讀等。視情況對學生采取懲戒。目的不是懲戒本身,而是通過這些手段,告誡學生嚴於律己。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20

該學校校長解釋,有些熊孩子的行為已經不能用“不小心”、“還不懂事”解釋,不能用“鬧著玩”、“小惡作劇”開脫。現在對學生過度保護,傢長過度幹預,老師失去瞭一種管教的權力。
也有聽證會人員表示,自己的孩子在國外,犯瞭錯有嚴格的懲戒制度。這些制度不但不會束縛孩子,還會讓孩子懂“規矩”,守規則。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21

教師負有教育、管理、保護學生的職責,那麼就必須賦予其相應的權力,懲戒權就是其中之一,是一種對學生實施一定程度的強制性管理的權力。
有瞭懲戒未必要用,一個成熟完善的教育體系,是應該上下貫通,互為所用的。教書育人從來不是簡單的事,也希望通過學校的探索,讓孩子們回歸正常的教育常規,讓孩子們健康地成長。

桃花紅河水胖:到處倡導“愛心教育,溫柔感化”的大環境下,常州局前街小學卻決定做一個率先“吃螃蟹”的學校,正醞釀推出懲戒制度並允許老師使用“戒尺”。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22

我對這個制度舉雙手雙腳贊成。如今孩子的教育是每個傢庭的大難題,而對學校老師老說同樣是難題。都說七八歲狗都嫌,其實九十歲也沒好到哪裡去,有些孩子在傢是慣寶寶,在學校也驕縱得像小霸王,老師再憤怒也隻能請傢長或者草草罰站瞭事,不敢輕易動一個指頭——不小心就會戴上體罰學生虐待學生的大帽子。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23

小時候我們讀書時傢長送我們去學校都會關照老師,“如果不聽話,老師你盡管打。”如今時代不一樣瞭,追求人性化,要求老師用愛心和溫柔正面教育學生。這聽起來很美好,做起來實極收效甚微。我兒子班有個熊孩子,常常幹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比如趁同學不註意把板凳拖走讓同學摔到地上,然後自己樂不可支,一言不合就用文具盒砸人頭……如果批評教育和溫柔感化有用,我相信這個孩子不會一犯再犯。但實際情況是,隔三岔五老師就要在群裡通報並請該孩子傢長去學校面談。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24

所以我支持適當的“戒尺”教育。隻要老師不是惡意宣泄自己的情緒,不是存心故意為難孩子,不是不顧孩子的自尊打孩子的臉或者耳光,傢長還是應該表示理解。我相信常州局前街小學既然想到做此決定,一定也是看到瞭當前這種教育方法下存在的問題,我們應該給老師更多的話語權和管教權。

  

錦瑟談職場:戒尺進課堂,常州小學並不是第一例,國內有其他學校已經這樣做瞭。就目前的反映來看,並沒有傢長提出反對意見,大概大部分的傢長都認為,這個是一種很有意義的行為。個人認為,戒尺進課堂有必要,並非是打到瞭某個孩子,才能起到警戒作用。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25

首先,戒尺和使用戒尺,是具有震懾、警戒性的工具和行為。
前兩天,我應某小學的邀請,去給孩子們上瞭一節古箏課,學校專門配備瞭一名老師為維護課堂秩序,但孩子們像一群小鳥,吱吱喳喳個沒完,一節課下來,我的嗓子都啞瞭,可以想象平時學校的老師要付出多大的精力來維持課堂秩序。
現在老師對孩子的教育,僅限於口頭批評、罰寫作業,在很大程度上,力度比較弱,有些孩子可能不聽,如果有戒尺,學生在心理上可能會產生敬畏心。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26

其次,賦予老師懲戒的權力,提高老師的權威。
很多老師是不敢體罰孩子的,怕輿論,怕傢長。在很局限的懲戒范圍內,很多學生都覺得跟太小兒科瞭,不足震懾到他們,如果引入體罰,雖然戒尺被規定隻允許打手心,還要重抬輕放,但總是比口頭的懲戒要強很多。
給老師一定的權力之後,老師才能更加放手的約束那些調皮的孩子。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27

第三,作為戒尺的執行者,老師要註意約束自己的行為。
雖然給予瞭老師更大的權力,但老師更把謹慎的實行這個權力,不要因為個人情感、好惡,而沒有原則的去體罰學生。把握好尺度,學生才能更加的尊敬師長。

nono的情感世界:“教不嚴師之惰”,適當的懲戒對孩子的管教絕對的是利大於弊的。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28

戒尺是舊時私塾的教書先生放在學堂用來懲戒學生的,所謂戒尺,戒是懲戒,尺是標準,隻有在學生不達標準的時候先生才會使用戒尺。個人以為人無完人,不可能所有的學生都能達到先生的標準,那麼不達標施以懲戒,不失為一種促進學生向上的方法。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29

現在的孩子寶貝的很,都是傢中的掌中寶,心頭肉,傢長捧在手裡,含在嘴裡,在傢養尊處優的孩子到瞭學校如果老師也打不得罵不得,那麼試想一個沒有規矩束縛的孩子,任期自然生長,是很難健康成才的,所謂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相信也是在和傢長溝通後得出的結果,而且戒尺打手辦是打不壞孩子的,根本不用擔心。打不是目的,打的目的是讓孩子有所畏懼,從而起到督促孩子學習的目的。

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熊孩子究竟該不該打?-圖30

古人早就把經驗交給瞭我們,可是近來頻頻出現的傢長告老師打孩子的新聞,讓老師這個行業略顯尷尬,不讓打,不讓罵,何以樹立微信,不讓打,不讓罵,憑什麼讓孩子聽老師的,孩子不聽老師的,談什麼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筆者支持常州小學允許老師使用戒尺的做法,我相信戒尺這個老祖宗留下的東西一定會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再一次的放光發熱。
戒尺並不是懲罰所有的孩子,也不是無緣無故的懲罰,既然稱之為熊孩子,那麼熊孩子就是該打。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