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識庫
  • 0

你知道楊戩老爹是誰嗎?

百度知道日報:從封神榜看,楊戩很有貴族范兒,這貴族范兒不是指自視高貴的假酸氣,而是指擁有古貴族的風儀禮貌,因此,他的成長史肯定是有貴族因素的,那麼,我接著扒楊戩的身世來由,比如他老爹老媽等人是誰,好搞清楚西遊記裡誇他的“心高性傲”的來由。

先說說楊戩那悲催的在西遊記裡和封神榜裡都沒有被正式提名的爹。
和當今普遍流傳的一樣,明朝《清源妙道顯聖真君一瞭真人護國祐民忠孝二郎寶卷》裡把楊戩的老爹叫做楊天佑,寫道:“一段因果,出在確州城。有一人,姓楊名天佑,左金童臨凡,受難四十八年。那一日書房正坐,仰面朝天,長籲短嘆,怨氣沖天,驚動鬥牛宮,仙女雲華侍長,耳熱眼跳,不得安寧。忽然想起,左金童落凡受難,吾今度他去也。”這“金童臨凡”顯然是寶卷作者給楊二郎臉上貼金用的,因為太平歌詞《新出二郎劈山救母全段》和河洛大鼓《二郎劈山救母》裡的楊天佑都隻是凡間書生,沒有神仙身世,後者更說他是東京汴梁人。《河陽寶卷》二郎卷則叫他做楊晉,是山西大同的人。不知道《河陽寶卷》有沒有考慮過兒子叫楊戩、父親叫楊晉其中的犯忌諱問題。如果楊戩的爹真叫楊晉,估計以後楊戩不用寫自個名字瞭,面對自己名字裡含有爹的名字,他怎麼下得瞭筆?畢竟古時寫到尊長姓名時是要缺筆或以其他字代替的。
雖然清朝戲劇《劈桃山》附和瞭二郎寶卷的說法,也說楊天佑是金童,還故意強調說是碧雲宮的金童轉世,但二郎寶卷的作者寫作動機是為瞭提高二郎神的知名度跟流行度,好跟當時借著《伏魔寶卷》和《三國演義》等聲望日隆,又因萬歷皇帝做瞭個夢而敕封“三界伏魔大帝神威遠鎮天尊關聖帝君”的關公競爭信徒。所以他寫作時就給二郎安上瞭一個他認為不錯的身世——金童臨凡的兒子!我估計該作者可能是個二郎神廟的有點文化的廟祝或者跟二郎廟有交情的小文化人,所以故意把二郎神的爹拔高。但是,且看看西遊記的說法,孫悟空這廝見瞭二郎神的神氣樣兒,心下不服,大約是嫉妒這小官兒如此俊俏美貌又傲氣洋洋、出口不遜,遂輕薄道:“我記得當年玉帝妹子思凡下界,配合楊君,生一男子,曾使斧劈桃山的,是你麼?”
註意,這話裡對楊戩的爹叫什麼、身份是什麼,全無交代,如果楊君真是神仙下界,孫悟空當不至於如此嘲笑,孫悟空的重點在於“思凡下界,配合……”可見得玉帝妹子與楊君的這次結合至少存在兩個問題——
1、身份不合,一仙一凡。
2、私自配合,即是私奔。
如果楊君是正式受命臨凡而和玉帝妹子結婚,那麼就如龍吉公主和洪錦結合一樣,在手續上是無可指責的,孫悟空也嘲笑不得楊戩,但顯然,這兩位兩樣問題都犯瞭,楊君壓根就不是神仙,非但不是神仙,還是一個身份不夠見光的凡人,而倒黴的楊戩就是思凡和私奔兩重古人心目中的悲劇誕下的仙凡私生子!所以,“楊君”無論是叫楊晉還是叫楊天佑,楊戩都悲催瞭!他媽找瞭一個能讓他舅舅傢蒙羞的普通凡人書生私奔,實在不值得讓心高性傲的人自豪,所以楊戩一聽此言,當即就惱羞成怒大打動手鳥!
從西遊記看不出楊君的結局。此人到底是被鎮壓瞭,還是被滅瞭,還是被放過瞭,誰也不知,但從楊戩輕松愉快地自稱“吾乃玉帝外甥”看,他還真沒把他爹身份放在心上,否則,一照面就該自稱 “吾乃楊君之子”以父親血統自豪。但顯然,楊戩的爹是讓他蒙羞的,而玉帝才能給他一個堂堂正正見得瞭人的身份,他提也不提他爹,而提他舅舅,把世間流行的“吾乃某某之子”自稱換成瞭“吾乃某某外甥”,讓玉帝替代瞭父親位置,擔任他的真正傢長,而那個爹則隱退成為不可提起的恥辱和需要埋沒的記憶。
這其間,可以看出他和玉帝之間的仇怨一點也不深,否則他上來就該自稱“吾乃灌口二郎真君”,而撇清跟玉帝的關系,以表示和仇人不可兩立瞭。事情的真相要麼是他娘雖然被鎮壓過,但他爹沒事,要麼就是壓人到桃山下的活壓根不是玉帝幹的,所以他跟玉帝不但沒有仇怨,反而因為同仇敵愾而感情親密。依據二郎寶卷的記載看,楊二郎跑去擒拿孫猴子,原因是猴子不知道為什麼發癲瞭,不在花果山好好蹲著啃水果,而跑去確州城把思凡的楊二郎的媽雲花仙女抓瞭壓在昆山下,從東部大海到四川的確州城(《元史?世祖本紀》“詣四川行樞密院來附”),孫猴子這閑事管得夠寬的。所以楊戩不恨玉帝完全有道理。不過,西遊記顯然並沒有采取孫悟空壓二郎神的媽而二郎神復仇這個說法,讓他們倆個這時候才初次認識對方,並無前仇。
但從西遊記來看,就算把楊戩的娘壓在桃山上的真是玉帝,顯然這仇怨也早就解開啦。楊二郎對他的爹娘顯然沒有央視版寶蓮燈裡那麼推崇,否則絕不會把舅舅當成他傢男方血脈關系代表,在這種通常須得報出自傢親屬長輩的名頭給自己長臉、誇耀血統的場合提起的。所以,楊君,在你兒子眼裡,你確實是個該隱藏的恥辱,要靠敵人才能被提起啊!
何以故?並非二郎不孝,而是因為——無論古代現代,當一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子都不是什麼好名聲哇!更何況,按古代的倫理,不告父兄嫁娶,就是私奔,思凡下界而私配,又是違背君主,雖然鄉下單身漢們看這種顛倒倫理的劇目很開心,但身為當事人,那就是極其嚴重的罪名——不忠不孝,逆德背倫,堪稱傢族恥辱,而恥辱的結晶——那個兒子,身為私生子出世,哪怕過的再光彩,也是見不得人,提不得的。與其一次次提起自傢爹娘,讓自己被一次次嘲笑,還不如一開頭就拿一個見得瞭人的親屬名號出來震懾對方,隻要對方不是不知趣一定要跟玉帝和楊戩為難,就會知難而退,不再深究根底,否則,就算楊戩做瞭光光輝輝的神仙,也禁不起人傢每次聽到他爹娘名字就想起他傢那私奔思凡、生私生子的不光彩事,再次發出嘲笑來刮他臉皮啊!
想想,裴元慶、李元霸、呂佈等人上陣第一面,哪個不是自豪得意地報出父親名號,而楊戩隻能報自傢舅舅名號,才能避免丟人,這是多麼地悲催!楊君顯然沒能給他兒子以自豪之處,更不可能教養出封神榜裡那鎮定自如而充滿貴族教養的楊戩,更不可能讓楊戩在西遊記裡恣肆著心高氣傲的底氣,他隻是楊戩人生中的隱退者,一個不可在公開場合提及的恥辱和隱藏的名字罷瞭。這種父子關系,也使楊戩的心態多少有些不平衡,才在戰場上失態,實在是他的軟肋一根呀。
關於楊戩老爹的第二個疑問,李冰是他爹嗎?
《宋會要》和高承《事物紀原》、朱熹《朱子語錄》等書都說李冰是二郎神父親,《宋會要》卷1237“郎君神祠”條曰:“郎君神祠。永康崇德廟廣佑英惠王次子。仁宗嘉佑八年八月,(昭)[詔]永康軍廣濟王廟郎君神特封靈惠侯,差官祭告。神即李冰次子,川人號護國靈應王。開寶七年命去王號,至是軍民上言,神嘗贊助其父除水患,故有是命。哲宗元佑二年七月封應感公。徽宗崇寧二年加封昭惠靈顯王。政和八年八月改封昭惠靈顯真人。高宗紹興元年十二月依舊封昭惠靈顯王,改普德觀為廟。舊號護國靈應王,徽宗崇寧二年加封昭惠靈顯王。政和八年八月改封昭惠靈顯真人,賜普德觀額。至是〔宣〕撫處置使張浚言:真人之號,悉從仙儀,非威靈護國,血食一方之意。於是有詔改封焉。六年四月,加「威濟」二字。二十七年九月,加封英烈昭惠靈顯威濟王。”高承《事物紀原》卷載“元豐時囯城之西,民立灌口二郎神祠,雲神永康導江廣濟王子,王即秦李冰也。《會要》所謂冰次子郎君神也。”朱熹《朱子語錄》則以其學術威望為此事蓋棺論定:“蜀中灌口二郎廟,當時是李冰因開離堆有功立廟。今來許多靈怪,乃是他第二兒子。”
但這種說法沒有被封神榜和西遊記采信,封神榜說而二郎神叫楊戩,西遊記說二郎神姓楊,《神仙列傳?灌縣》則說灌口二郎隻是認瞭李冰當幹爹,協助他治水。由於李二郎神和楊二郎神都住在灌縣灌江口,有同樣的封號,都有哮天犬、三尖兩刃槍以及鵝黃袍等,可以確認為一人,但西遊記中的楊戩顯然沒把李冰當親爹,上陣自報名號也沒介紹“吾乃李冰之子”。
蜀人其實對李冰不怎麼買賬,歷代二郎神的崇祀也都是“以子掩父”,二郎神雄踞大殿,位在李冰之上。考慮到都江堰很可能修築在三星堆時代,所謂太守李冰到底是古蜀王還是秦國派出來混淆視聽的探子很難證明清楚,清朝二王廟的主持王來通道長刊印的《灌江備考》幹脆說二郎神是古蜀王蠶叢的後代,因此也有縱目,把李冰的重要性省略瞭。畢竟,最早提到李冰的史記對李冰一筆帶過,和太史公寫鄭國渠時大書特書的風格迥異,李冰其人的存在到底是真有,還是秦朝為瞭獲得天府之國都江堰的地利而制造出來、取代蜀國本土神祇的一個虛假說法呢,今天已很難考證,但二郎神的縱目和蜀國人對二郎神古以有之乃至於連蜀王孟旭都要極力打扮成二郎神來博取民心的熱衷勁,這位二郎神很可能真實身份壓根不是李冰的二兒子。
如果承認封神榜和西遊記的說法,那麼隻能解釋成楊戩一度拜瞭個幹爹李冰。封神榜雖然對楊戩的身世一字不提,但在其他地方透出瞭楊戩身世別有貓膩的線索,比如各位聖人對楊戩的特別關照和龍吉公主對楊戩的態度等,西遊記則直接點出他是玉帝妹子思凡所生,來歷特殊,所以在中國古代神仙傳裡壓根排不上號明顯隻是凡人的李冰不可能是楊戩的老爹瞭,楊戩的貴族教養和心高性傲自然另有所出,那是來自天庭的高貴血脈和身世教養。

伏香彤454a:楊戩出世

古時,九霄三首兇龍逃下凡間作孽,玉帝三禦妹瑤姬請旨下凡追捕,途遇往桃山求道的書生楊天佑,巧結良緣。

喜事傳至天宮,玉帝大怒,意欲發兵問罪,觀音怕生靈塗炭,親自帶旨下凡敦促瑤姬回天。這時,仙凡夫妻已產下一子,取名楊戩,楊天佑攻書習武,全傢喜樂融融。因此瑤姬不肯遵旨回天,觀音隻得轉達聖意:“若不遵旨,罪及天佑父子,永遭沉淪。”瑤姬思夫及子,隻好訣別親人,含淚上天。

至此,天佑方知妻為仙女,難於挽留,哭昏於別仙橋旁,幸被村姑柳月英救醒,並把楊戩抱回傢中撫養。而瑤姬上天後,竟被玉帝壓於桃山之下。

下集:楊戩救母

玉帝三禦妹瑤姬因私婚凡間書生楊天佑,產兒楊戩,後又身懷六甲,犯瞭天規戒律,受罰壓於桃山之下。

十餘年後,楊戩與弟弟楊光(乃繼母柳月英所生)在學館打死人命,楊天佑為保瑤姬血脈,含淚將楊光送往償命,並向楊戩道明身世,教他逃走。途中,楊戩經土地媽指點,得悉仙蹤。歷經艱難險阻,於玉泉山尋得玉鼎真人,拜師學法。真人授其神功,並告知他的親娘及妹妹已被妖犬及三首兇龍劫往昆侖骷髏洞,讓其前往相救。

在昆侖山上,妖犬及兇龍被楊戩殺得原形畢露,化成哮天犬及三尖兩刃刀,供楊戩使喚受用。孰料這時,瑤姬母女卻被巨靈神押往天宮。楊戩因而怒發沖冠,追上廝殺,一片孝心使玉帝為之感動,特降旨放出瑤姬母女,讓她們合傢團圓。

順便說一下,當年楊戩和他外甥可是幹過類似的事情。他曾經斧劈桃山救母,但是日後卻阻止他外甥幹同樣的事,真是讓人奇怪。關於他斧劈桃山的事,西遊記裡曾經有描寫:
大聖見瞭,笑嘻嘻的,將金箍棒掣起,高叫道:“你是何方小將,輒敢大膽到此挑戰?”真君喝道:“你這廝有眼無珠,認不得我麼!吾乃玉帝外甥,敕封昭惠靈顯王二郎是也。今蒙上命,到此擒你這反天宮的弼馬溫猢猻,你還不知死活!”大聖道:“我記得當年玉帝妹子思凡下界,配合楊君,生一男子,曾使斧劈桃山的,是你麼?我行要罵你幾聲,曾奈無甚冤仇;待要打你一棒,可惜瞭你的性命。你這郎君小輩,可急急回去,喚你四大天王出來。”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