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識庫
  • 0

現在人民幣直接交易的貨幣有那些,有什麼意義?

皇甫孤柔d5c7e7:隨著人民幣在6月與英鎊、9月與歐元啟動直接交易後,人民幣與外幣直接交易已覆蓋各主要貨幣和地區。除瞭歐元和英鎊之外,與人民幣直接交易的貨幣還有日元、澳元、新西蘭元,和原來就是直接交易的美元。這六種外幣,涵蓋瞭世界上所有的重要貨幣,方便瞭外國企業在雙邊貿易和投資中使用人民幣,使人民幣的地位和國際化又提到另一個高度。
在現行的外匯市場裡,兩個非美元貨幣的外匯交易,並非直接交易,而是經過美元這個中間環節的間接買賣。譬如以新加坡元購買人民幣,所用的匯率是通過美元計算而得的交叉匯率(cross rate),也就是先把新元換成美元,再把所得的美元換成人民幣,是兩個交易的結果。由於是兩個交易,用到兩個不同的買賣差價,而買賣差價是外匯市場裡的一項交易成本。另外,還必須為此兩個交易付出兩筆傭金和有關稅金。這樣的交易成本要比兩個貨幣直接交易的成本為高,因為直接交易隻牽涉到一個買賣差價和一個傭金和稅金。
最近消息傳來,人民幣即將與新加坡元直接交易,這將使有關的貨幣種類增加到七種。其實,要推行其他外幣與人民幣直接交易已經不難,因為人民幣已經足夠強大,隻要有中國的銀行願意扮演做市商(market maker)的角色就行瞭。
要促成外幣與人民幣直接交易,必須要有中國的銀行承擔一定的交易中的匯率風險,願意扮演做市商的角色,實時掛出他們的買賣價,供人交易。這樣,人民幣兌外幣的市場匯率的中間價不再通過美元匯率套算而來,而是用做市商的報價形成交易。做市商的報價是這樣形成的:他們利用通過美元計算出的人民幣和另一個非美元貨幣的交叉匯率,再做些調整,便可以掛出此二非美元的兩個貨幣的市場直接匯率(即其買賣價),讓有關人士參考,完成兩個貨幣的直接交易。

寶73840暮新ad770f1:離岸人民幣中心的建立將使國際貿易以人民幣結算更加方便。自去年以來,中國在這方面的發展迅猛異常,中國已經在各金融中心大力發展離岸人民幣中心,現在已遍佈世界各地,在歐洲有倫敦、在美國有紐約、在亞洲有香港、新加坡、臺北、東京等,方便持有美元、歐元、英鎊、日元、澳元的企業能夠就近在他們的國傢用人民幣結算貿易。
持有英鎊的進口商可以就近通過倫敦的銀行直接兌換到人民幣,持有歐元的進口商也能在歐洲的金融中心兌得人民幣,付款給中國方的出口商,因為在倫敦和歐洲有結算人民幣的銀行;而出口到中國的商傢也很容易就把收到的人民幣直接兌換成英鎊或歐元。在亞洲,用人民幣結算貿易收付款項則更為方便,他們直接可以到香港、新加坡、臺北或東京等地的人民幣結算銀行辦理結匯。
但人民幣要成為一種重要的貿易結算貨幣,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目前人民幣作為全球貿易支付貨幣的市場占有率仍然很低,隻占不到2%,在世界排名第七,前六位分別為美元、歐元、英鎊、日元、澳元及加拿大元,但人民幣被普遍看好,外幣與人民幣的直接交易被認為是促進人民幣成為貿易結算貨幣的利器。
人民幣的崛起,使到人民幣受到歡迎,世界各地的金融中心競相爭奪成為離岸人民幣中心。香港是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結算中心,市場份額為72.4%;而新加坡已經超越倫敦成為第二大離岸人民幣結算中心,占總額的6.8%;倫敦排名第三,占比為5.9%。
此外,離岸人民幣中心也大力開展相關業務,創新更多產品,拓寬跨境人民幣融資投資渠道,以方便外國企業在人民幣上的融資與投資。人民幣國際化,不但讓更多國際貿易得以用人民幣結算,也讓世界各國和企業得以發行人民幣債券,在市場融資,將來又會進一步和美元一樣成為儲備貨幣,成為世界各國外匯儲備中的重要一員。屆時,美元的霸權將被稀釋,將被人民幣分攤,不再獨霸一方。

辰星govmp5bf71b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在今天北京時間1時宣佈,人民幣正式納入特別提款權(SDR)籃子貨幣,2016年10月1日生效。人民幣在籃子貨幣中的比重為10.92%,美國占41.73%(括號裡為舊有的比重41.9%),歐元占30.93%(37.4%),日元占8.33%(9.4%),英鎊占8.09%(11.3%)。IMF執行委員會決定,人民幣符合IMF的“自由使用”標準,因此將人民幣納入SDR籃子貨幣。
IMF每5年一次檢討SDR籃子,上次為2010年,當時的檢討認為人民幣沒有達到IMF貨幣“自由使用”的入籃標準。但是中國經過5年的努力,不僅交易結算貨幣成瞭全球第二大貨幣,而且人民幣在國際市場的投資貨幣、儲備貨幣的影響也逐漸擴大,特別經過一系列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市場化的改革,人民幣在國際市場的影響更是在擴大。比如,8月份人民幣的“新匯改”隻是校正人民幣匯率現匯價與中間價的偏離,就對國際市場產生如此巨大的影響,就可見人民幣對國際市場影響力及作用,如果不讓人民幣納入SDR籃子已經就不過去瞭,因此,IMF宣佈將人民幣納入SDR籃子貨幣是實至名歸。
可以看到,這次人民幣納入SDR籃子貨幣,應該是IMF的SDR籃子貨幣創立以來最大的一次權重調整。而這種權重調整不僅體現瞭中國經濟大國地位正在確立,也對一些貨幣權重的擠出效應十分明顯。這次SDR籃子貨幣權重縮減最大的是歐元,其次是英鎊及日元,美元的權重基本上沒有多少變化。而人民幣在SDR籃子貨幣的權重盡管隻有10.92%,但仍然排到瞭第三位。有此排列自然與當前中國經濟的實力有關。
可見,人民幣納入SDR籃子貨幣最重要的意義就是完全確立瞭中國經濟在全球市場上的大國地位。這對中國大國經濟來說具有裡程碑上的意義。這不僅幫助中國在全世界展示瞭國傢的經濟實力及金融實力,提高瞭各國央行和投資者持有人民幣資產的需求,也是全球各國對中國這幾十年市場經濟改革成績的肯定,對進一步推動中國經濟的改革開放及金融市場的改革將會起到重要的作用。
也就是說,人民幣納入SDR籃子貨幣,就是IMF對人民幣的信用背書,這不僅是對中國在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中地位不斷上升得到認可,也讓更多的國傢將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讓更多的國傢把人民幣作為貿易活動的結算貨幣、投資貨幣及儲備貨幣,從而全面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這些都具有十分重要的象征意義及實質意義。
更為重要的是,如果在當前的條件下人民幣納入SDR,也就是意味著在人民幣沒有完全自由可兌換、資本項沒有完全放開的情況下,掃除瞭全球各國央行持有人民幣作為國際儲備貨幣的技術障礙,也增強瞭人民幣在跨境交易和投資結算等方面在國際市場上的地位,有利於降低中國企業在國際市場上融資成本,推進中國金融市場改革及資本賬開放的進程,及減少要求人民幣完全自由可兌換可能受到國際市場沖擊所面臨的巨大風險。
還有,人民幣納入SDR籃子貨幣後,各國對人民幣的儲備需求有多大?有分析指出,管理6萬億美國外匯儲備的72個國傢央行已經表態將會增持人民幣資產,因此人民幣納入SDR之後,人民幣在SDR中的比重會逐年升高。最近,中國人民銀行發佈《2015年人民幣國際化報告》指出,截至今年4月底,境外央行或貨幣當局在境外持有債券、股票及存款等人民幣資產達6,667億元人民幣。如果按照人民幣在SDR籃子貨幣中的比重,人民幣在SDR籃子貨幣中的應該是300億左右。這個數量與目前境外個人及機構投資者持有的人民幣及人民幣資產相比應該是一個不大量,因此市場不用過高的估計各國央行及境外投資者對人民幣需求的增加。因此,由人民幣納入SDR籃子貨幣的需求也不會短期內快速增加,這還得看到未來中國經濟成長情況。
現在國內居民最為關心的問題可能是,人民幣納入SDR籃子之後會不會催生境外對人民幣的巨大需求而導致人民幣再次出現如前十年那樣的長期單邊升值?如果對於未來中國經濟樂觀,再加上人民幣的外部需求突然快速增加,當然是人民幣單邊升值的重要條件。但是,現實情況是,未來幾年美元匯率變化如何?今年12月之後,美國將進入加息周期,美元強勢將是大概率事件。如果美元持續強勢,而人民幣也跟隨美元強勢,特別是對非美元單邊強勢,這對中國是不利的特別是對中國的出口會相當不利。更為重要的是,在短期來看,中國經濟轉型及調整已經是一種趨勢,在這種情況下,人民幣根本就沒有再單邊升值的實力。
還有,在國際貿易交往中,SDR實際上用得不多,隻用於各國央行之間的交易。在這種意義上,人民幣納入SDR還是象征意義大於實質意義。而且,人民幣納入SDR後各國央行是否會增加多少人民幣的儲備需求及對市場之影響也不用過度誇大。因為,IMF給人民幣背書並非就意味著人民幣納入SDR之後一定會升值,從已加入SDR籃子貨幣的表現情況來看,這些貨幣加入SDR後並非一定是升值也存在貶值。

匿名網友33d6ab3:意義非凡!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