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識庫
  • 0

玩兒狼人殺時,你遇到的最有心機的人是什麼樣的?

讖語girld39:第一次玩狼人殺是和學妹們以及同級的一起玩。我抽中瞭女巫,然後狼人第一個跳出來說自己是預言傢,邏輯清晰、井井有條,完全相信瞭他的套路,然而真正的預言傢出現之後完全不相信他。
到瞭的時候競選警長,果斷所有人都投瞭狼人一票,狼人當瞭警長,然後把預言傢投票出去,預言傢最後的遺言是:“你們一定會後悔的!”被我們全體語言攻擊。然後我們在狼人預言傢的分析下我女巫毒死瞭獵人,獵人帶走瞭我,解藥還沒用….投票淘汰瞭村民。

狼人一個沒死,好人全部陣亡。這是我遇到的最有心機的狼人,也有可能是因為第一次玩不熟悉套路,但是在今後玩每一次都沒有這麼慘,所以這一次是我感覺最有心機的一個狼人,從內部瓦解,全軍覆沒。但是狼人殺確實是一個考驗演技、邏輯、套路的一個遊戲。

a萸涼460b4e:我剛開始沒玩多久的時候碰到瞭一個很厲害的男生,就充分利用瞭別人的心理理直氣壯的反駁別人然後把自己放在一個完全正義的角度和別人辯論,就是因為他足夠理直氣壯所以就讓別人都讓他相信他的話,最後我們狼人就是靠他勝利瞭。

那個男生其實是狼人,然後一開始就主動要求說要快速推每個神都要自爆身份,還說他第一晚就出瞭一個查殺。結果他隨便說的那個人剛好就是預言傢,結果那個人因為沒有他理直氣壯而且是後面才跳起來的,所以就被大傢懷疑被所有人都投出去瞭。後來晚上我們又殺瞭一個,第二天又投票出瞭一個。第三天雖然說我們已經被懷疑瞭,但是還有幾個被洗腦的平民跟著我們走最後沖票把女巫也投瞭出去。後面我們雖然暴露瞭,但是也多虧瞭他我們就穩贏瞭。

因為剛好遇見李:前段時間特別喜歡狼人殺這個遊戲,首先感覺這個遊戲是語音交流的,大傢朋友之間也可以是一種交流。我感覺特別的好玩。

我遇到一個最有心機的是,他特別的會演戲,又特別的會裝,感覺他說的義正言辭,根本沒有人懷疑他說的是假的。然而事實是他就是假的。
他首先發言說他是預言傢,其實他就是狼人,然後他又預言誰誰誰是狼人怎麼地,還說得特別有理有據,反正一群不太機智的人都跟誰瞭他。所以那句遊戲,狼人必贏。那個真的預言傢也是百口莫辯,根本沒有人會信他。這個人的心機玩的也是特別的六,套路特別的深。
還有一個就是那個人同時用幾個賬號去玩狼人殺,隻有別人一個外人,把人傢當傻瓜一樣玩,這心機簡直瞭。
其實玩狼人殺,也就是看誰的口才好,還有誰盜邏輯能力強,誰的忽悠能力強就能穩贏。這個遊戲全靠演,心機也是一個手段。

未來已遠88:前一段時間應該是在,17年的上半年吧,狼人殺這個遊戲特別的活動是我也玩瞭幾個月,說到遇到就心機的人是你跟他同事,一切的,而且是我跟我朋友一起玩,我朋友竟然沒告訴我,他就是。然後一直沒有說他表現的特別的淡定,而且自然,直到最後把我們都給騙瞭。

小鞠說車:玩狼人殺,你會遇見各種各樣的奇葩!
我遇到各種各樣有心機的人,但卻隻遇見過一隻最有心機的狼人。說來也巧,白癡預言傢警徽流局,我是白癡,狼人上警,拿到警徽,我也上警假扮預言傢,混淆狼人視聽,但是真的預言傢卻沒有上警,玩深水預言傢局,然後我就和那個“狼人”預言傢一唱一和,真的是醉瞭。

真的預言傢然後就自己發言失誤導致出場瞭,因為“狼警”說的頭頭是道,所以我一直堅定的認為他就是真的預言傢,何況還是一個沒人搶警徽的深水預言傢局,然後我就各種順著那個“狼警”,告訴他說,我把它當白癡,如果他不投我,我就會一直留著他這樣的話,我靠他一開始也和我打馬虎眼,到最後居然給我唱瞭一出反調,直接結合他的狼隊友和蠱惑其他的人心把我給票出局瞭。

夕顏lhn:這個事情就不得不提起我的那個舍友瞭。
當時玩遊戲的時候,我和她總是一個處於好人陣營一個處於壞人陣營,兩人總是敵對的方面。
她總是偽裝成預言傢,指出某個人的好人身份,或者是某個人的壞人身份,她的言辭神情以及身體動作。
尤其是話語的真誠可信,而且特別具體,特別肯定,尤其是臉龐上所表現出的那種自信以及肯定的態度。

再加上我們平時相處時間久瞭,在我們的認知裡,她並不會這樣的騙我們,於是剛開始的時候就選擇瞭信任,然而等到結局卻發現被她給騙瞭。
她很會利用人的心理,很會觀察人的神態以及動作,她會從人們的每一個微小的動作裡面,發現這個人的身份,以及語言上的漏洞。
而且她是那種特別會說話的人,很會利用語言上的技巧。
經歷過那麼幾次狼人殺,在她的手上輸瞭無數次,也信任瞭她卻被騙瞭無數次之後,我們就一直叫她戲精。
然後,幾乎每開始一場遊戲,我們便選擇先把她給投死。
因為我們害怕她太會演,所以不給她繼續表演的機會。

娜lucky哈哈:我玩狼人殺的時候,我一般都是玩10人明牌房間,很少玩12人的專業房間,因為我的腦容量不夠,怕被人看不起。
我第一次玩12人的專業局,我以為我會渾水摸魚能贏,結果輸的一敗塗地,我一個堂堂的女巫竟然一點作用都沒有。我也是很心傷的。
專業局是死後不明牌的,所以誰都不知道誰的身份是怎樣的。
剛開始的時候第一局就要跳搶警長的職位,一個人跳瞭預言傢,於是我們紛紛把票投給瞭那個預言傢,於是他當上瞭警長帶領我們去破案。

他說的話我們都深信無疑,因為他是預言傢。後來在玩的過程中有人跳預言傢,可是我們都認為那個人是狼人假冒的,於是紛紛把他投死。
接下來依舊跟著預言傢的思路走,預言傢說什麼就是什麼,預言傢說投誰我們就投誰,預言傢說毒誰我就毒誰。
而“預言傢”帶給我們的並不是勝利而是失敗
由於我們都沒有自己的想法,也註定瞭我們遊戲的失敗,最終狼人獲勝,好人失敗。剛開始的預言傢就一直是狼人假扮的。我們怎能不輸。

簡靜芝cb:厲害瞭,當時我拿到的是村民牌,全程一臉懵逼的看那些高手們過招。

根本不知道發生瞭什麼事,基本上就是場上誰的氣魄強,我就聽誰的話跟票,直到最後復盤才勉強知道發生瞭什麼。
九人場,預言傢,女巫,獵人場。
平安夜開局。
1號跳好人身份。
2號跳村民。
3號跳好人身份。
4號跳好人身份。
5號跳好人身份。
6號,也就是我,作為一個小小的村民,雖然有心想起來幫神擋一下刀,但是更害怕因為我亂說話,擾亂瞭自己人的視線。於是就起來老老實實的跳瞭個好身份。
7號起來跳神職,沒說什麼神,不過暗示自己是預言傢。
8號起跳預言傢,查殺七號。
這就很尷尬瞭,因為七號是八號的女朋友。七號當時就生氣瞭,“不是說好瞭,不互查互殺的嗎?你怎麼可以查我?”然後8號就說,他的確記得他們說好瞭不可以互查互殺,但是沒有說不可以互炸身份呢,他其實剛才沒有查到7號,他剛才查到瞭2號,2號是他的金水,但是覺得因為查出金水太沒有價值,所以剛才7號在穿他預言傢衣服,就想出來炸7號,誰知道7號真的被他詐出來瞭。說這話的時候還一副洋洋得意的口氣.
當時把七號氣的呀,但是沒有辦法,都自己把自己給爆瞭。
然後9號又跳瞭神職。
大傢一起投死瞭7號。
當天晚上8號被刀瞭。
白天的時候4號跳預言傢,給9號發瞭金水。但是由於8號和7號這對情侶檔實在是太深入人心瞭,怎麼說呢,情侶互撕真是撕得纏綿悱惻,不由得你不信。沒有人相信4號,加上剛才7,8號互撕的全過程4號沒有發言。於是4號被投走瞭。
當天晚上3號被刀。
白天的時候,大傢在場上唯一相信的預言傢的金水2號的帶領之下,一起把剛才被4號發金水的9號的投瞭,9號臨死前跳獵人,2號說9號真是獵人,可以和他同歸於盡。9號也就同意瞭。九號被投,狼人勝利。
其實,狼人是2,7,8號。第一天晚上刀中3號女巫,女巫自救,所以推測出3號是女巫。
白天苦肉計,投走7號,還上演瞭一段情侶撕逼,再加上晚上又刀走8號,所以讓8號預言傢身份坐實,讓2號這場上唯一金水身份做得無限高。
白天把4號這個真預言傢推出去瞭。
晚上又殺掉瞭女巫。
白天再一把抗推,把獵人也做掉,此時,遊戲結束,獵人不能開槍。狼人就勝利瞭。

YGGAH694952:就是那種讓你覺得你如果不相信他這一盤就會鐵輸的人,最後事實告訴你他就是狼人。
記得有一次玩兒狼人殺,我特別相信他真的是好人因為他給我說瞭很多他是好人的理由,而且每條都有理有據,讓我對他的話深信不疑。但是結果他是狼人。
所以我覺得最有心機的人就是表面一套白蓮花模樣,內心裡確實陰謀詭計一套一套的。把你忽悠著當他的幫手,去殺瞭所有的神職,結果他卸磨殺驢,把你也給殺瞭。
 

當然還有一種就是倒鉤狼,他為求自保,出賣他所有的隊友,讓你覺得他是好人,但是就算他是最後一隻狼,也因為你們對他的盲目相信,讓你們全盤皆輸。這種人就相當於雙面間諜,在隊友那裡摸不清他的好壞,但在你們這裡,他也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最後就是你們的帶隊,記得有一次一個人信誓旦旦的把自己排出瞭狼坑,所有人都相信他絕對是好人,讓他來跟我們領隊,結果他把所有好人都給投瞭出去,狼人取得瞭勝利。
其實有心計也並沒有什麼不好,這隻是一個遊戲而已,隻能說他們情商高能夠玩轉全場。

無敵阿頭木511:我記得我遇到的最有心機的一個人是在天天狼人殺的狼王區,那局我是個守衛。我來講講他有多恐怖!
首先他是狼,第一天自刀不上警,被女巫救瞭。結果警下就他一個人,他狼隊友在他上置位,第一個發言,給他一張警下的發瞭個金水,發言中規中矩吧!接著真的預言傢跳,驗到瞭他另一個狼隊友是查殺,發言不好,並且沒留他警徽流。

接到查殺那個人聊的也挺好的,跳個平民。
結果他把票投給瞭真預言傢!
第一輪發言點瞭一個加時卡反水,就站真預言傢,把他接到查殺的狼隊友推出去瞭,他狼隊友遺言跳個守衛走的。
我第一天空守,分不清。
第二天,預言傢驗瞭個金水,狼驗瞭個獵人是查殺,獵人開槍直接帶走。這種局,好人基本是能贏得。
本來這局沒人推,他聲情並茂的說自己認平民,不需要驗,再過兩輪可以被抗推那種,發言正的不行。一個民被推走。
第三天,我守的民,他把預言傢刀瞭,女巫沒跳,毒還在。
白天他狼隊友跳守衛,他對跳守衛,點瞭一個加時卡說他守人信息。那個時候我認為他是出來擋刀的,我也沒跳。他隊友被推,晚上我被毒。
第二天推瞭一個民,遊戲結束。

晨光暖流年__:       我接觸到最有心計的人,就是她自己是一個狼人,然後第一晚,她把刀伸向瞭自己,自殺瞭。簡直套路到不行。而當時我接觸狼人殺的時間還短,所以一般遇到的也都是一些不太厲害的人,但是這些不厲害的人中也有高手。當時我們玩狼人殺,然後我是女巫,那個特別有心機的人是狼人,最開始的時候,女巫是有解藥的,但誰知道死的人會是誰呀?因為我不會玩兒,所以我一般第一晚就會救人。

      結果誰能想到第一晚自殺的是個狼人呢?我的一瓶解藥就白費瞭。後來還有神職帶隊,我就跳出來瞭,然後還給那個狼人發瞭銀水。而一般隻要神職跳出來差不多也就活一天,第二天就死瞭。當然瞭,我也不例外,等我死瞭之後神職就沒有瞭,結果就由她來帶隊。就讓一個狼人耍著我們這些人團團轉呀。這就已經是我遇到的最有心機的人瞭,沒有之一瞭。

zxg1304524121:狼人殺遊戲想必大傢都不陌生瞭,在這個遊戲中你可以扮演狼,村民,預言傢 女巫等角色,每天晚上都有一個人可能死去,你的任務就是在是好人的一方,幫助好人勝利,在是狼人的情況下幫助狼人殺掉所有的人。

有一次在玩狼人殺遊戲時,遊戲正式開始,第一天晚上死去瞭一個人,我是女巫,但是沒有救他。到第三天的時候,三號位突然跳預言傢,說第一天晚上查的一號是好人身份,七號是好人身份。由於當時沒有人反對他,而且她分析的每一個人的身份也都是井然有序的,所以我就理所當然的信瞭他的話,由於我們是神職,所以隊伍暫時是我們帶的。但隨著後來,他在說我身份的時候支支吾吾,我聯想到之前他說話的時候各種改口。意識到其實他是一個壞人的身份,我一直都在被他騙著。

小智他baba:有一次玩狼人殺我就遇到一個非常有心機的人。
那一次狼人殺,第一晚過去之後,開始競選警長。當時有兩個玩傢競選,這很是正常的開局,一位是真正的預言傢,而另一個就是狼人瞭。但是當我們玩到遊戲結束瞭最後公佈結果的時候我們才知道其實這兩個都是狼人。他們兩個在競選警長的時候,兩個人的立場十分敵對,互相都把對方咬的死死的,都說第一天網上驗到對方就是狼。到瞭第二晚,隻要其中一隻狼自刀,另一隻狼就穩做瞭預言傢的身份。他們之所以能自導出這一部戲,主要是他們看準瞭真正的預言傢是個菜雞,因為他沒有參與競選警長。所以在之後真正的預言傢跳出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人會信。之後他就完全主導全場的歸票,每晚他們可清除兩個好身份,使得遊戲的局面一邊倒。很快就決出瞭勝負。當我們問起真正的預言傢選警長的時候為什麼不跳出來,他說自己想看看哪些是狼。

玩狼人殺還是得會說謊,是需要有心機才能取勝,這遊戲並不適合思想單純的人。

華弟你是唯一:我們寢室和旁邊的寢室玩狼人殺的時候就看出一個人的演技,真的好高深,根本就看不出來,所以一般玩這個遊戲,我都是輸的最慘的那個人,我們隔壁寢室有一個女生,就是演技特別高深,但是我覺得這種事情真的能反映出他們原來的狀態,因為他平時生活中也是這樣的比較有小心機。

他總是在玩狼人殺的時候把我們的註意力轉移到別人身上,很多時候我都知道他是騙人的,但是我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總是把人往她說的方向引,所以一般時候我都不和他玩,我覺得有辱我的智商,讓我沒有感情可言。
平時的生活中他就是比較有小心思,總是在我們身上掙錢,然後還說的特別好聽,說事情都是他做的,但是他要的東西不多,就是一點點,我就被他騙過,後來我再也沒有和她辦過事。

小陳陳潔84:在玩狼人殺的時候,我遇到的最有心機的人便是那次玩傢中有個抽到狼人卻假扮預言傢,讓我們所有的人都信以為真,最後的結局是狼人獲得瞭勝利。

第一局中,她便以狼自刀的形式騙取瞭女巫的解藥,得到瞭女巫的信任,成為瞭女巫的金水。
之後的他便跳瞭預言傢,穩準狠的將真正的預言傢變成瞭他的替罪羊——第二個白天我們好身份的角色將真的預言傢投瞭出去。
後來的他繼續穿著預言傢的衣服繼續控制著輿論的導向,也是蠻有心機的從每個人的言論中聽出瞭神職的暗示,並且成功的揣測出來,並且避過他們,將平民一舉都拿下,最終狼人勝利瞭,這盤局也就宣告瞭結束,我們還都沉浸在剛才的遊戲中,還在回想著是哪裡出瞭錯誤。
這次讓人印象深刻的遊戲,讓人毫無察覺的“預言傢”是最終的罪魁禍首,神不知鬼不覺的把好身份的人都裝在一個彌天大謊裡,這便是我遇到的最有心機的人瞭。

不是嘆號先生:在玩狼人殺的時候,我認為最有心機的,大概就是我自己吧,因為我本身就是學習心理學的,所以說在和朋友玩的時候,他們總會覺得我自身就帶有一定的buff,但其實並沒有他們想象的那麼嚴重。
但是有的時候,通過一些細節的表現也是能夠看出一些端倪的。記得有一次我們玩的時候,我是一隻狼,和另兩個人也是狼,第一天晚上的時候我們殺瞭一個人,那是我身邊的一個朋友,到他死瞭的時候,我看他睜眼睛的那個表情,就感覺特別的奇怪,眼睛睜得特別大,然後根據她的性格,我就大膽的猜測,他應該就是預言傢。

所以我就果斷的在這一局跳瞭預言傢,然後給瞭一個好人金水,當晚的時候我殺自己,然後讓你無救瞭我第二天又發給瞭隊友一個金水,第三天我就自殺瞭。那一局,我們就成功的獲得瞭勝利,而且玩的他們都不敢和我玩瞭,所以我覺得我自己當時應該是那一局裡邊最有心機的人瞭。

Belinda愛打哈:狼人殺這個遊戲,想要笑到最後,最有心機的就是賊喊捉賊,明明自己是狼人,總會跳出來指揮全局,聰明的一點是會選擇獵人或者女巫的身份,很少會去扮演預言傢。
比如十二人一局的狼人殺,第一晚過後她會在前面有人發言之後,跳出來說自己是好人,然後自己帶領好人隊伍,開始從她那裡分析有可能是狼人的序號,在說服大傢投幾號的同時,會預想幾號是預言傢,等第二晚的時候不會選擇殺預言傢,而是會殺其他人,天亮之後又開始引導大傢投票,第三晚才會把預言傢殺掉,所以整局下來就是一頭狼指揮好人部落投票,最後慘敗的結局。

六人一局的狼人殺,遇到過最有心機的就是冒充預言傢,指定幾號是狼人,就算當時真的預言傢出來,也沒人相信,最後是好人失敗,結束後才知道這局遊戲裡狼人和平民是認識的,好坑啊,遊戲要求的是公平公正,這樣玩太有心機瞭,贏瞭又怎樣,沒意思,以後玩類似的遊戲,不要和熟悉的一起,記得時刻保持警惕,才能笑到最後。

有種慵懶叫CD:我玩狼人殺的時候,我遇到一個最有心機的玩傢就是一個女孩子,她的角色是狼人。在這盤遊戲的整個過程中,我們所有的人都相信她是預言傢,然後被她帶偏瞭。深信不疑地讓她起頭帶隊,最後所有的人都輸瞭,還輸得一點莫名其妙。

剛開始玩的時候,我們所有的人都沒有表明自己的身份,因為第一天都是好人棄票的。第二天的時候,那個女孩的說辭也沒有什麼矛盾,讓人沒有什麼懷疑的理由。相反有很多人自亂陣腳,所以第二天我們把好人冤死瞭。
而到瞭第三天的時候,那個女孩子知道自己是預言傢,她還說瞭,她前面三天翻瞭三個人的牌都是好人。因為她的聲音比較蘿莉型,讓人很容易相信。其實仔細想想,狼人之間是可以相互看得到對方的身份的,她隨便指三個不是狼人的身份,肯定都是好人啦。這時候還有另一個玩傢自曝是預言傢,她用她的語言說服瞭我們,讓我們相信她就是冤傢。
而且在這個過程中,她還說出瞭一個玩傢的狼人身份。這就是她的心機所在,所以最後狼人贏瞭。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