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識庫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

策神歷史:  這裡所說的野孩子不是真正意義的野孩子,而是一群愛音樂的人組成的團隊,野孩子樂隊!在明日之子這個節目中,野孩子樂隊可以說是這個節目中最大的亮點,也是最大的看點,他們,每一個團員,都有著極強的個性,確實很拽,但是他們的才華也是毋庸置疑的,為什麼節目組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呢?
  逐夢的腳步不會被打斷
  我覺得與其說是節目組管不住野孩子,而是不如說這些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追求與夢想,對於一個追夢的年輕人來說,用管住這種方法來束縛他們,追求夢想的腳步,本來就是不合理的,沒有人的夢想和逐夢的腳步,應該被這各種規章制度所打斷。他們對音樂的追求,對人生的追求,不是幾句評語就能概括。對於野孩子們來說,不同的人生階段,對選擇和發展是有不同的要求的,相信他們退出這場比賽,也是經過深思熟慮,頭腦風暴的,不是一時頭腦發熱,拍腦袋做出的決定。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1

  節目團隊互相成就
  明日之子這個節目用自己的流量和影響力,確實能夠讓野孩子樂隊更加出名,但是我們反過來想也能解釋得通野孩子樂隊用自己的實力和各種各樣的新聞,使得明日之子這檔節目始終維持著一個較高的熱度與關註度,如果我們現在說誰成就瞭誰?都是帶主觀色彩的,其實是節目與野孩子樂隊,這兩方人馬互相成就。就節目本身而言,節目的一些規則是也孩子樂隊不喜歡的那種。一個有實力,有顏值的樂隊,要走紅是多方面因素的集合,但是節目規則中也有不少的東西這是樂隊是不喜歡的。明日之子這個節目組也有一定的缺陷,但是這是很正常的,無論如何?這是一檔綜藝節目,綜藝節目收視率才是王道,沒有熱度,這個節目就沒有生存的必要,所以他們會設置各種各樣的規則制造各種各樣的新聞熱點,所以也還是樂隊,就這樣野孩子樂隊就被犧牲瞭。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2

  其次這是雙方互相退讓的結果
  並不是說明日之子這個節目管不住這群野孩子,而是雙方現在好聚好散,互相退讓。野孩子們太有個性瞭,不可能100%無條件服從各種各樣節目中的設定與規則,如果是這樣,那就不是野孩子瞭,就不是我們所喜歡的野孩子瞭,個性與才華並存,這才是我們所喜歡的野孩子。換而言之,其實節目組也希望有這樣的效果,節目不希望看到同質化的選手,希望有有個性的選手和團隊,所以野孩子橫空出世。最後經過雙方的互相妥協與協商,眼孩子們的野性,這個標簽通過退賽,這方式被成功的表留瞭下來,而節目的播出效果也是相當的火爆,所以這是雙贏。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3

  
  
  

陽陽追娛:其實野孩子樂隊可以說是整個《明日之子》中的光點和焦點,但無奈從這個節目中退出,其實並不是因為節目組管不住這群野孩子而是管不住這些年輕人吧。
記得之前野孩子樂隊曾經參加《樂隊的夏天》,但是在中途宣佈退賽,後來人們都說這並不像是一群選手在神仙打架,更像是一群孫悟空們在西天取經,想想這些人都是在二十幾歲的年紀,尤其是男孩子這個年紀可以說比猴還調皮。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4

想一想這群參加節目的人不再像以前一樣,隻是唱唱歌而已,看看現在的年輕人對於樂隊的想象力都是非常奇葩的,可以說是融合瞭很多種因素,上來就是嗩吶,馬頭琴,冬不拉,還有呼麥,這些融入到流行音樂與前衛搖滾當中,和之前的選秀節目基本上是大不相同的。
這些孩子雖然調皮,但是才華還是有的。曾經在節目在綜藝中總是早退的樸樹老師,都會激動的握著少年的手說以後要給他寫楔子。樸樹老師都知道,曾經參加節目中途退場,原因就是自己困瞭,這樣一個放蕩不羈的,老師都對這些孩子們可以說是誇贊不已。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5

為什麼管不住?因為這個節目組是成人設定的遊戲規則,但是參加的人卻是一些20歲不到的熊孩子,所以說他們在節目中會鬧脾氣,也會因為年輕氣盛,導致節目組的規則根本就像擺設一樣。對於這些年輕人來說,他們不在乎規則也不在乎結果,來這個節目就是想找到能玩到一起的音樂玩伴,就算激情退賽,那麼自己也不會後悔。
別看他們在臺上穿著的是人模狗樣,但是就算打扮的再正經,在舞臺上搞怪嬉鬧的樣子,很多人都害怕,會不會突然把這場直播秀給搞砸瞭。觀眾都這樣覺著,那麼這些這群年輕人的不可控因素,就連節目組也是預想瞭。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6

再者是20歲的年紀,這些年輕人的世界裡,總是天馬行空一樣,想什麼做什麼,其實野孩子樂隊也同樣如此,而且還會被自以為是的義氣給打敗,很多人都是心高氣傲並且是在沖動之舉作出的選擇。而且當時節目組為野孩子樂隊也是做足瞭宣傳,那麼既然在這裡突然選擇退出,更是引起一大波的流量,這樣一來對於孩子樂隊並是並不是說是多麼的不堪。
雖然很多人退出,樂隊也散瞭,但是友情還是在的,其實很多人淘汰之後並不是說會沉淪,而是開啟瞭人生的新篇章。有私下裡團建聚會的,而且還有一起去看前輩領獎的。這群脫韁的野馬,就算現在樂隊被解散,但是以後的前途也是不可估量的。

八卦星人小林:野孩子樂隊可以說是在《明日之子》中大放光彩,但這個樂隊卻從此綜藝節目中退出,這是為什麼,節目組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

結論放在開頭

與其說《明日之子》管不住這群野孩子,不如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追求,不應該用管不管得住來困住別人的夢想與想要發展的心理。不同的人生階段對選擇和發展是有不同的要求,退出也是深思熟慮的結果,支持就一如既往地支持即可。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7

觀點1:節目規則

《明日之子》這個節目確實在一定程度上捧紅瞭這個團隊,但節目也有不少規則是樂隊本身不喜歡的。紅起來是多種因素組合的結果,不能簡單地用運氣來歸納,無論是團隊的實力還是團隊的顏值,野孩子樂隊都有值得贊美的點,這一點無可置疑。樂隊成員長得好看,樂隊唱出來的歌好聽,配上節目組的效果,這個組合因此走紅網絡,獲得很多觀眾的喜愛,可以說是天時地利人和。但節目組本身也有一定的缺陷,無論如何這都是一個綜藝節目,綜藝節目本身需要熱度,熱度才是節目持續下去的根本原因,所以如果樂隊是想要通過節目提升自己的實力,節目有一定的用處,但不夠純粹。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8

原因2:年輕

年輕的時候總以為世界很廣,總是心裡想什麼,事情就做什麼,野孩子樂隊也是這樣,因為年輕所以恣意,所以在選擇是否退隊這件事情上有自己的選擇。年輕有容錯機會,即使錯瞭也有可以逆轉的成本,於是心高氣傲、一時沖動做出來退隊這個選擇。退出節目之後,退隊的消息果然引起軒然大波,不少觀眾為此展開不少的討論,節目宣傳的目的也在一定程度上達成,在這一層面上,退出綜藝的行為算得上雙贏。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9

原因3:選擇

與其說《明日之子》管不住這群野孩子,不如說這是一種雙方互相退讓的結果。試想一個節目中如果所有參賽選手都是那種無條件服從節目,沒有自己想法的成員,那麼這個節目的關註度與精彩性必然大幅下降。觀眾是想要看到不同類型的選手,野孩子團隊剛好能夠滿足觀眾的要求,於是雙方互相妥協,野孩子們的野性被成功保留下來。節目播出效果也表明這一舉動的正確性。

寫在最後

無論野孩子團隊是否退出,《明日之子》這個綜藝節目,我個人認為還是非常不錯的,酷炫的畫面,悠揚的聲音,是一場視聽盛宴。看綜藝不就是圖一個快樂嗎?所以為什麼要管私底下發生瞭什麼事情呢,安心看節目即可。

很有體會一體化:前段時間,野孩子樂隊在熱播綜藝《樂隊的夏天》中宣佈退賽,留下一首餘音繞梁的《竹枝詞》。
從適應規則到跳出規則,樂隊綜藝裡的選手正在打開新世界的大門。
如果說樂夏是神仙打架,那麼《明日之子樂團季》更像是孫悟空們西天取經——20歲左右的男孩子真的比猴還皮,當看到他們打扮得人模狗樣、卻在舞臺上各種搞怪時,叨姐一度懷疑他們會搞砸半決賽直播。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10

四組年輕的樂隊與白舉綱、伍嘉成、焦邁奇、馬嘉祺四位“學長”合作瞭經典搖滾曲目,演繹他們心目中的黑豹、指南針、杭天們。
首次面對直播,主唱們的音準問題遭到質疑,也有不少滾迷覺得少瞭些搖滾范兒,但00後們向來拒絕被定義,也不怕有爭議。
銀河系樂團離開,度過短暫的告別傷感期,他們中一部分人也許會步入偶像產業、向流量頂端沖刺,更多人則將回歸生活,為下一次起飛蓄力。
明日高校不是終點,這群才華橫溢且性格迥異的“野孩子”們,在等待春天。
一次邀請“野馬”的冒險
“我已經把你默認為樂隊的一員瞭,所以你如果今天走的話,我陪你一起走。”
六進四的淘汰現場一片混亂。當午睡留聲機樂團力邀哈拉木吉,被對方以“我想當脫韁的野馬”為由婉拒時,18歲的Fman沈征博心態崩瞭,直接跑去瞭淘汰席。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11

再然後,整支樂隊的人都跑瞭過去,錄制陷入僵局。
哈拉木吉拒絕,閆永強拒絕,馬田原拒絕…….其他選秀節目裡選手們趨之若鶩的晉級名額,在《明日之子樂團季》裡卻接連遭到拋棄,理由是“哥們兒,我的音樂和你的音樂玩不到一起”。
這屆男孩子真TM難帶,如果節目組可以講臟話,大概他們的發際線就不會快速後移。
但這也是進入第四年,《明日之子》主動選擇的一次冒險:不再基於舊有的偶像體系,而是挑選幾乎全部是素人的40位男生,試圖打造一支代表年輕人的新生代樂團。
節目開播頭兩期,用“精彩炸瞭”形容並不為過,也不知道選角團隊從哪裡挖來瞭這批才華橫溢的男孩,他們不僅是未成年版“樂夏”,更是刷新瞭你對於一支樂隊的想象力,嗩吶、馬頭琴、冬不拉、呼麥等融入流行、電子與前衛搖滾,碰撞出不亞於談戀愛的化學反應。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12

一向在綜藝裡“早退”落跑的樸樹老師,都忍不住緊握著少年的手說,以後我給你寫楔子!
那一刻,叨姐和所有人一樣,毫不懷疑這屆《明日之子》過後,中國會有一支嶄新而閃耀的樂隊呼之欲出。
奈何這是成年人設定的遊戲規則,少年們並不在乎結果。找不到合適的音樂玩伴,就激情退賽,因為編曲意見不合而向節目組鬧脾氣,還有架子鼓被樂評人點評“有點愣”的,在微博激情開麥稱“不想再氣到心臟病”。
就這麼磕磕絆絆從兩人組隊到五人成團,不僅讓成熟的節目組栽瞭跟頭,也讓習慣瞭CP營業的飯圈粉絲們大跌眼鏡。
比如鞠翼銘,在組隊時義無反顧沖下臺說“趙珂是我的菜”的17歲鼓手,終究為自己的沖動付出代價。因為音樂理念以及性格等方面都難以融合,鞠翼銘在延遲賽跑樂團人氣靠前的情況下,依然選擇拆隊,撂下隊友趙珂與閆永強,直接投奔午睡留聲機瞭。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13

就和他們的CP名“珂骨銘心”一樣,鞠翼銘與趙珂的組合以近乎慘烈的方式終結,被憤怒的CP粉冠以“渣男”稱號。
另一對知名CP“宇宙鴻荒”,也險些遭遇粉絲心碎,僅僅是因為胡宇桐與“小熊”田鴻傑疑似發生爭執,胡總對著節目鏡頭直言自己不喜歡“氣運聯盟”這個樂團名,並覺得小熊唱功是真不好。
粉絲的真情實感敗給瞭少年們的拒絕營業,這也許是養成類綜藝模式的翻車,但卻是青春成長記憶中最亮眼的一次反叛。其實很感謝節目組沒有剪掉這些斜楞長出的枝丫,而是任其肆意生長於陽光下。

勤奮的娛樂小故事:這檔節目依然給我們帶來瞭40位寶藏男孩的快樂回憶。如果更加正能量地闡述,《明日之子》是讓人看得到少年強則中國強的希望的,這批00後的年輕人雖然現在宛如脫韁野馬,但他們的未來勢必前途無量。可能會有“過來人”不屑,覺得現在放蕩不羈又如何,長大以後終究要被社會磨平的。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14

不僅是未成年版“樂夏”,更是刷新瞭你對於一支樂隊的想象力,嗩吶、馬頭琴、冬不拉、呼麥等融入流行、電子與前衛搖滾,碰撞出不亞於談戀愛的化學反應。真情實感敗給瞭少年們的拒絕營業,這也許是養成類綜藝模式的翻車,但卻是青春成長記憶中最亮眼的一次反叛。很感謝節目組沒有剪掉這些斜楞長出的枝丫,而是任其肆意生長於陽光下。

音樂和友情的種子

如果說人們對於《明日之子樂團季》的初印象是“熱血高校”,一群夥伴朝著共同的理想奔向激燃與浪漫,越往後看,你會愈發窺見中國當代年輕人的真實日常。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15

他們在整潔程度堪比狗窩的宿舍裡深夜蹦迪,花1000個遊戲幣流連於電玩城的抓娃娃機,櫃子底下屯著長瞭毛的雞蛋,不時想著調制一杯“陰間”特飲整蠱隊友們。
有些人表面是明日之子,背地裡卻是散裝美妝博主,稱粉底液“養生”,把眉筆當做“鼻毛螺旋機”。他們的痛苦與歡樂來得強烈,自嘲與解構同樣猛烈。在讓梁龍老師都忍不住落淚的淘汰結果發佈會上,節目組為淘汰選手安排瞭一個很體面的名字——結業生,希望走出明日高校的大傢依舊前程似錦。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16

如此溫情,卻被少年們直接捅破窗戶紙,“勸退大會現在開始”。離別傷感嗎?當然啊。但有位名為達西的非著名詩人曾有雲:唯其胸中有淚,是以言之有物。這是創作者的宿命,更是創作者之所以為創作者的根基。

理想保佑少年心

每個人依然在為每一次樂團正式出道的機會努力拼搏著,因為這不僅關乎個人榮譽,更是要守護身邊的彼此。而那些沒能走到最後的年輕人,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開啟瞭人生新篇章。這或許是為數不多離別反倒釋然的節目,一場場殘酷淘汰,生生被熊孩子們演出瞭勝利大逃亡的既視感。樂隊散瞭,友情還在。霓虹搖曳,也許有那麼一瞬間,他們想,未來站在舞臺上的會是我們吧。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17

甚至有一些樂隊,在淘汰賽後被自行保留瞭下來。這些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依然不失本色,他們的存在為這批即將畢業的明日之子提供瞭很好的人生參考:原來成年人也不必都是乖巧入世。一群年輕的“師兄”帶著不羈的後浪們,通過四首經典金曲致敬搖滾。一些老滾迷氣到不行,說你們改編出這樣,范兒也太不正瞭,幾個老前輩同意瞭嗎?人生在世如身處荊棘,唯有少年人的勇氣與執著萬夫莫當。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18

結語

《明日之子》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因為夢想是沒有止境的追逐,每個人青春揮發的都是腳步。這樣的腳步不會停滯不前,鼓勵著每個人去追尋心中最完美的人生。雖然是管不住,但是這群“野孩子”的“野”,都充滿瞭積極向上的力量。明日高校不是終點,這群才華橫溢且性格迥異的“野孩子”們,在等待春天。不再基於舊有的偶像體系,而是挑選幾乎全部是素人的40位男生,試圖打造一支代表年輕人的新生代樂團。
 
 
 
 

公子評:《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
燃爆整個夏日的綜藝節目《明日之子》,雖然已經完結,但是關於它的熱度還沒消退。水果星球成員的王舜禾宣佈退出樂隊,又將《明日之子》的節目推上瞭輿論的風口浪尖。有網友稱:《明日之子》的參賽選手不是來參賽的,這群“野孩子”是來節目玩耍的。那麼,連《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筆者認為,能管住,隻是節目組有意放縱選手的心性。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19

01

樂隊是什麼?其實是不同天性的碰撞而產生的組合。和普通的唱跳偶像選拔不同,《明日之子樂團季》開創瞭選秀的先河。一群二十歲的男孩匯聚在一個節目中,解放天性玩音樂,他們總是在挑戰規則,而不是在適應規則。《明日之子》前面幾季的選拔,陣容也是神仙打架,但是論精彩程度,比之這一季完全不夠看。淘汰制的規則十分殘酷,但是面對剛組團就拆夥的樂隊分離來說,選手們表示,我累瞭,不想玩瞭。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20

02

這些男孩子十分有個性,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音樂底線,他們隻和有共同觀念的人一起玩音樂,玩得不開心,就及時剎車,早早分開。鞠翼銘和趙珂在剛剛分組選人的時候,因為相熟就毫不猶豫地選擇瞭彼此。但是在一次合作之後,面對強強聯合而人氣飆升的結果,他們並沒有繼續堅持在一起做音樂。被導師問起是否要再走下去,他們兩人選擇不,拆夥哪怕會被淘汰他們也不在乎。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21

03

這群男孩,大多是00後,他們不怕被質疑,也不怕面對爭議,對於音樂,他們不願將就,也不願隨波逐流。但是,選秀節目逃脫不瞭劇本,有時候就是要有所妥協。明日高校不會是這群孩子的終點,但是隻要還想參與節目,就必須放棄一些東西,因為市場看重的是收視率,而玩音樂想要糊口生存,就必須學會向市場妥協。但是《明日之子樂團季》充滿瞭不確定性,因為節目組給選手很寬泛的選擇權,讓他們能釋放自己的天性。但本質上節目組這樣做的原因,是為瞭收視率。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22

04

六進四的淘汰現場,沈鉦博邀請哈拉木吉加入午睡留聲機一起做音樂,卻被拒絕。哈拉木吉給的理由很夢幻,“我想當脫韁的野馬”。換言之,哈拉木吉經歷多次拆隊重組,心態崩瞭,想趕快被淘汰,能早點撤就早點撤。然後沈鉦博也跟著放飛自我,“你要是走瞭,我陪你一起走”,也跟著跑去淘汰席。隨後,鞠翼銘也跑瞭,所以淘汰現場陷入混亂,不得不暫停錄制,而節目組緊急和相關選手談話,控制失控局面。最終,選手妥協,節目順利錄制。總之,《明日之子》是能管住這群“野孩子”,隻是為瞭制造看點,而有意放縱這群男孩子的天性。
以上僅是筆者個人的觀點,歡迎您評論補充。
 
 

吾問請問請問:野孩子樂隊在熱播綜藝《樂隊的夏天》中宣佈退賽,留下一首餘音繞梁的《竹枝詞》。
從適應規則到跳出規則,樂隊綜藝裡的選手正在打開新世界的大門。
如果說樂夏是神仙打架,那麼《明日之子樂團季》更像是孫悟空們西天取經——20歲左右的男孩子真的比猴還皮,當看到他們打扮得人模狗樣、卻在舞臺上各種搞怪時,叨姐一度懷疑他們會搞砸半決賽直播。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23

四組年輕的樂隊與白舉綱、伍嘉成、焦邁奇、馬嘉祺四位“學長”合作瞭經典搖滾曲目,演繹他們心目中的黑豹、指南針、杭天們。
首次面對直播,主唱們的音準問題遭到質疑,也有不少滾迷覺得少瞭些搖滾范兒,但00後們向來拒絕被定義,也不怕有爭議。
銀河系樂團離開,度過短暫的告別傷感期,他們中一部分人也許會步入偶像產業、向流量頂端沖刺,更多人則將回歸生活,為下一次起飛蓄力。
明日高校不是終點,這群才華橫溢且性格迥異的“野孩子”們,在等待春天。
“我已經把你默認為樂隊的一員瞭,所以你如果今天走的話,我陪你一起走。”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24

六進四的淘汰現場一片混亂。當午睡留聲機樂團力邀哈拉木吉,被對方以“我想當脫韁的野馬”為由婉拒時,18歲的Fman沈征博心態崩瞭,直接跑去瞭淘汰席。
再然後,整支樂隊的人都跑瞭過去,錄制陷入僵局。
哈拉木吉拒絕,閆永強拒絕,馬田原拒絕…….其他選秀節目裡選手們趨之若鶩的晉級名額,在《明日之子樂團季》裡卻接連遭到拋棄,理由是“哥們兒,我的音樂和你的音樂玩不到一起”。
這屆男孩子真TM難帶,如果節目組可以講臟話,大概他們的發際線就不會快速後移。
但這也是進入第四年,《明日之子》主動選擇的一次冒險:不再基於舊有的偶像體系,而是挑選幾乎全部是素人的40位男生,試圖打造一支代表年輕人的新生代樂團。
節目開播頭兩期,用“精彩炸瞭”形容並不為過,也不知道選角團隊從哪裡挖來瞭這批才華橫溢的男孩,他們不僅是未成年版“樂夏”,更是刷新瞭你對於一支樂隊的想象力,嗩吶、馬頭琴、冬不拉、呼麥等融入流行、電子與前衛搖滾,碰撞出不亞於談戀愛的化學反應。
一向在綜藝裡“早退”落跑的樸樹老師,都忍不住緊握著少年的手說,以後我給你寫楔子!
那一刻,叨姐和所有人一樣,毫不懷疑這屆《明日之子》過後,中國會有一支嶄新而閃耀的樂隊呼之欲出。
奈何這是成年人設定的遊戲規則,少年們並不在乎結果。找不到合適的音樂玩伴,就激情退賽,因為編曲意見不合而向節目組鬧脾氣,還有架子鼓被樂評人點評“有點愣”的,在微博激情開麥稱“不想再氣到心臟病”。
就這麼磕磕絆絆從兩人組隊到五人成團,不僅讓成熟的節目組栽瞭跟頭,也讓習慣瞭CP營業的飯圈粉絲們大跌眼鏡。
比如鞠翼銘,在組隊時義無反顧沖下臺說“趙珂是我的菜”的17歲鼓手,終究為自己的沖動付出代價。因為音樂理念以及性格等方面都難以融合,鞠翼銘在延遲賽跑樂團人氣靠前的情況下,依然選擇拆隊,撂下隊友趙珂與閆永強,直接投奔午睡留聲機瞭。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25

就和他們的CP名“珂骨銘心”一樣,鞠翼銘與趙珂的組合以近乎慘烈的方式終結,被憤怒的CP粉冠以“渣男”稱號。
另一對知名CP“宇宙洪荒”,也險些遭遇粉絲心碎,僅僅是因為胡宇桐與“小熊”田鴻傑疑似發生爭執,胡總對著節目鏡頭直言自己不喜歡“氣運聯盟”這個樂團名,並覺得小熊唱功是真不好。
粉絲的真情實感敗給瞭少年們的拒絕營業,這也許是養成類綜藝模式的翻車,但卻是青春成長記憶中最亮眼的一次反叛。其實很感謝節目組沒有剪掉這些斜楞長出的枝丫,而是任其肆意生長於陽光下。
當然,成長的色彩絕不僅僅是叛逆。
如果說人們對於《明日之子樂團季》的初印象是“熱血高校”,一群夥伴朝著共同的理想奔向激燃與浪漫,越往後看,你會愈發窺見中國當代年輕人的真實日常:
他們在整潔程度堪比狗窩的宿舍裡深夜蹦迪,花1000個遊戲幣流連於電玩城的抓娃娃機,櫃子底下屯著長瞭毛的雞蛋,不時想著調制一杯“陰間”特飲整蠱隊友們。
有些人表面是明日之子,背地裡卻是散裝美妝博主,稱粉底液“養生”,把眉筆當做“鼻毛螺旋機”。
他們的痛苦與歡樂來得強烈,自嘲與解構同樣猛烈。在讓梁龍老師都忍不住落淚的淘汰結果發佈會上,節目組為淘汰選手安排瞭一個很體面的名字——結業生,希望走出明日高校的大傢依舊前程似錦。
如此溫情,卻被少年們直接捅破窗戶紙,“勸退大會現在開始”。
離別傷感嗎?當然啊。但有位名為達西的非著名詩人曾有雲:唯其胸中有淚,是以言之有物。這是創作者的宿命,更是創作者之所以為創作者的根基。
少年的美好,就在於它總令我們意想不到。能夠一眼相中“世另我”的人無疑是幸運的,比賽接近尾聲,四支五人樂團中有6對少年是兩人組時的初始隊友,比如任胤蓬與武星,楊潤澤與王舜禾,付思超與徐洋。
他們依然在為每一次樂團正式出道的機會努力拼搏著,因為這不僅關乎個人榮譽,更是要守護身邊的彼此。
而那些沒能走到最後的年輕人,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開啟瞭人生新篇章。這或許是為數不多離別反倒釋然的節目,一場場殘酷淘汰,生生被熊孩子們演出瞭勝利大逃亡的既視感。
樂隊散瞭,友情還在,“盟”外的世界很精彩:太空餐廳的楊英格、李睿洋和泰樂被稱為全員模特組,楊英格因為身體原因退賽,兩位隊友隨即跟著離開瞭《明日之子》,此後三人在上海開啟膩歪的團建模式,朋友圈照片拍得比正經海報還高級幾分。
哪怕是夏日限定,這檔節目依然給我們帶來瞭40位寶藏男孩的快樂回憶。如果更加正能量地闡述,《明日之子》是讓人看得到少年強則中國強的希望的,這批00後的年輕人雖然現在宛如脫韁野馬,但他們的未來勢必前途無量。

saki09201:雖然選秀節目《明日之子》的完美結局已經結束,但天籟之音的餘聲仍然圍繞耳邊。這是一個為瞭釋放音樂夢想的熱情,網聚眾多具有真實音樂實力年輕人的節目。並且當前很多當紅音樂巨星作為嘉賓也參與其中,所以播出的沒幾日後就斬獲瞭不少人氣。然而,在獲得高知名度的同時,爭議不斷也隨之展開。今天我就用自身的看發來聊一聊《明日之子》這個節目。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26

 
所謂的“野孩子”,其實就是這個節目裡的選手。為什麼說他們“野”?這種野性從來都不是對他們性格的誤解,而是流淌在他們音樂血液中的不被拘束,向往自由和用於在音樂世界中創新的勇氣!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27

與其他選秀節目不同的是,這個節目從一開始的定位就是“主流不主流無所謂”。介目主打的選擇的就是冷門管弦樂隊,而不是所謂的“偶像”和“男團”。也正是因為如此,這個節目從一開始就有點“落寞”。中國的管弦樂隊本身並沒有被大眾追捧甚至是熟知,往往歌聲高亢,聲音低沉,但這就註定瞭這些人要想走遠就必須要迎合市場。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28

環顧《明日之子》邀來的嘉賓,會有一個有趣的發現:嘉賓梁龍曾辭去自己明明很穩定的工作,化濃妝去玩搖滾。樸樹原本出生在書香濃鬱的傢庭,卻為瞭音樂夢想輟學;當G.E.M.參與《我是歌手》的出道時,大傢也發現她是一個叛逆的女孩,有著驚人的天賦。她開演唱會的時候,總是撕開一件靈動的公主裙,露出一條性感酷炫的皮褲,一邊對著高音尖叫,一邊將自己的叛逆進行到極致。這麼多年瞭,她的人生還是像帶刺玫瑰一樣綻放,張揚而浪漫。
 
 
他們的存在,似乎就是“不瘋,不活”的信標,不乖巧聽話,卻充滿著青春的精神勇馳。看到這些嘉賓過去的經歷,大傢都清楚的知道,這個節目的本意就是需要像他們這樣叛逆、詩意、逐夢的人來參與。彈管弦樂的青少年不需要像偶像一樣乖巧,彬彬有禮,討好粉絲,成為大眾眼中完美的“情人”,成為適合女粉絲幻想的小狼狗和小鮮肉。相反,他們可以保持自己獨特的個性,過著高調美好的生活。
 
所以,《明日之子》顯然控制不瞭這群“野孩子”,因為這群年輕人在夢想的路上,有著近似瘋狂的野蠻追求。信仰是對夢想的虔誠,而不是對大眾和市場的虔誠;他們可能並不致力於娛樂圈。這隻是他們人生中的一個階段,一個浮誇的夢想,然後通過他們盡情地在這個舞臺上“玩耍”,可以令我們體會到除瞭成名外還有一種自我崇拜叫做“堅持自我”。

感娛:完美結束的選秀節目《明日之子》,雖然已經謝幕,但餘音依然繞梁,這是一檔放飛音樂夢想、打造音樂實力少年的節目,還有許多當紅明星作為嘉賓參與,所以播出的時候也收獲瞭很高的熱度,不過在獲得高熱度的同時,它也有瞭很多爭議,今天我們就來討論這樣一個話題:《明日之子》節目,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
所謂的“野孩子”,其實就是這檔節目中的參賽選手,為什麼說他們“野”呢?這種野,從來不是一種對他們性格的誤解,而是流淌在他們血液中的野性不羈,自由放縱,才華金誠之至,便是金石為開!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29

跟其他選秀節目不同的是,這檔節目從一開始就是比較“小眾”的,它選的是樂團,而不是所謂的“偶像”,也不是“男團”,也正因為如此,這檔節目從一開始就是略顯“孤寂”的,中國的樂團本身就沒有成為主流,往往是曲高和寡,陽春白雪之聲,這註定瞭這些人,不需迎合市場,而是去迎合本心。
環顧《明日之子》請的嘉賓,會有一個有趣的發現:嘉賓梁龍曾辭掉自己明明很穩定的工作,塗上濃妝玩搖滾,樸樹本來出生於一個書香氣息濃厚的傢庭,但是為瞭音樂夢想而輟學;鄧紫棋當年參加《我是歌手》出道的時候,大傢也發現她是一個驚才絕艷的叛逆少女,開演唱會的時候總是會撕開乖巧的公主裙,露出一條性感颯爽的皮褲,一邊狂飆著高音,一邊把自己的叛逆貫徹到瞭極致,這麼多年她的人生依然如帶刺玫瑰般濃烈綻放,乖張浪漫。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30

他們的存在,似乎都是“不瘋魔不成活”的,沒有乖巧和聽話,滿滿都是少年氣在燃燒。看到這些嘉賓們的過往經歷,大傢心裡已然明瞭:這檔節目一開始呼喚的就是像他們這樣叛逆、詩意、有夢的人。玩樂團的少年們,他們需要的本來就不是偶像的那種乖巧,不需要彬彬有禮,不需要討好粉絲,成為大眾眼中最完美的“情人”,成為適合女粉絲意淫的小狼狗、小鮮肉,正相反,他們可以保留自己獨特的個性,可以把自己的人生過得高調又美麗,率性又放肆。
所以很顯然,《明日之子》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因為這群追夢路上的年輕人們,他們心有狂念,他們的信仰虔誠於自己的夢想,而非虔誠於大眾和市場;他們或許不是專門來闖蕩娛樂圈的,這隻是他們人生路上一個階段,一場浮誇大夢,他們可以在這個舞臺上盡情的“玩”,而玩完瞭以後,歸來依然是放肆少年。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31

糯米團旅行:我認為明日之子管不住。
前一段時間,野性兒童樂隊宣佈退出瞭熱門綜藝節目《樂隊的夏天》的比賽。正在從從適應規則到跳出規則,這其中的過程,其實是樂隊綜藝節目中的選手們正在打開通往新世界的大門。首次面對直播,主唱的語調受到瞭觀眾和網友的質疑,甚至很多歌迷覺得搖滾風格少瞭。但是,00後一直拒絕被定義,更是不怕爭議。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32

他們中的一些人可能會踏入偶像行業,沖向潮流的頂端,而更多的人將回歸生活,為下一次騰飛積累能量,這就是生活,並不失每個人都是一帆風順的在路上行駛著。也許明天的大學還沒有結束,這群才華橫溢、個性各異的“野孩子”就要離開舞臺。六成四的淘汰賽一片混亂,下午沉睡的留聲機樂團邀請原住,被對方以“我要脫韁的馬”為由婉言拒絕,18歲的夫曼沈正波失去理智,徑直走向淘汰賽席位,然後整個樂隊都跑過來錄音陷入瞭困境。
原原誠司拒絕,閻永強拒絕,馬天元拒絕,在“明日兒童樂隊季”中,選手們蜂擁而至的其他才藝節目的晉升名額相繼被放棄,因為“我的音樂和你的音樂不能一起演奏,夥計”。但這也是第四年的一次冒險:明日之子不再依賴舊的偶像體系,而是選擇瞭40名幾乎都是普通人的男孩,試圖打造一支代表年輕人的新一代管弦樂隊。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33

在前兩期節目中,用“精彩的爆炸”來形容並不過分。我們不知道選角隊是從哪裡找到這些天才男孩的,但是他們刷新瞭你對樂隊的想象力。嗩吶、馬頭琴、冬佈拉、草裙舞融合瞭流行、電子、前衛的搖滾,這不亞於愛情反應的化學反應。在綜藝節目中一向是“早退”老師的樸樹,忍不住拉著年輕人的手說:“我晚點給你寫個楔子!
但是這是成年人設定的遊戲規則,青少年並不在乎結果。如果他們找不到合適的音樂搭檔,他們會熱情地退出比賽。他們對節目組很生氣,因為在音樂的構成上意見不一致。明天的孩子控制不瞭這些“野孩子”,當然,成長的顏色不僅僅是叛逆。

《明日之子》都管不住這群“野孩子”嗎?-圖34

如果說人們對“明日兒童管弦樂團季”的最初印象是“熱血大學”,那麼一群夥伴正朝著共同理想的興奮與浪漫奔波。越是回首往事,就越能看到當代中國年輕人真實的日常生活而已。人生在世如身處荊棘,唯有少年人的勇氣與執著萬夫莫當。還記得某期衍生節目的訪談裡,有人問胡宇桐,你如何保護自己的理想?胡宇桐說出瞭也許是本季最詩意和浪漫的金句:“我是被理想保護著的。”

延伸閱讀

郭敬明稱演員不需演技,公開搞“潛規則”,他後臺多硬能和陳凱歌坐一起?

曉佘談天下:郭敬明稱演員不需演技,公開搞“潛規則”,他後臺多硬能和陳凱歌坐一起? 白浴加加:夠紅已經說明瞭一切,去年《演員請就位》播出,郭敬明就是最具爭議的人物。和陳凱歌、李少紅、趙薇一起並坐導演導師...

王菲回京謝霆鋒卻離京,他們的感情到底發生瞭怎樣的改變?

冷侃娛文:說到頂級流量,很多人想到的是肖戰、王一博、朱一龍、易烊千璽等流量小生,甚至還會想到之前的鹿晗。 這些人跟歌壇天後王菲和四大天王接班人的謝霆鋒相比,還是有一些差距的。兩個人的感情糾葛...

江蘇省的省會南京到底是“蘇南”,還是“蘇北”呢?

wangzhonglan4:提起我國經濟最發達的省份,那就不得不說江蘇省瞭。江蘇省位於我國華東地區,是“長三角”的重要組成部分,江蘇省GDP往往僅次於廣東省,在全國排名第二,並...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