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識庫

西方國傢是如何通過文化殖民掌控他國的?

匿名網友df354ce:

西方國傢是如何通過文化殖民掌控他國的?-圖1

文/陳曙光李娟仙
文化殖民,是指西方一些發達國傢憑借其霸權地位,在資本邏輯的驅使下,通過文化符號系統的強勢傳播,向“他者”輸出自己的思維方式、價值觀念、意識形態和宗教信仰,企圖同化“他者”,教會“他者”如何依托西方的價值觀念去思考、用西方的話語去表達、參照西方的模式去實踐,使“他者”思其所思、想其所想、言其所言、美其所美、行其所行。
其最終結果在於瓦解“他者”民族文化根基、削弱“他者”文化主權意識,從而實現世界文化西方化、西方文化普世化,形成西方式的一元文化體系,將世界永久置於西方的統治之下。
【一】
文化霸權是文化殖民的操盤手。長期以來,世界各民族文化不是在平等的基礎上進行自由的交流、交融和交鋒,文化不是在各個國傢、民族間的雙向或多向互動,而是在文化霸權的操控下,“自西向東”單向輸出。
世界范圍內權力格局的不平衡性,為文化殖民的滋生提供瞭土壤。文化殖民之所以呈現為西方之於“他者”的單向輸出,就是由西方在世界權力格局中的霸權地位決定的。
自二戰以來,尤其是蘇聯解體之後,西方國傢因其在經濟、政治、軍事、科技等硬實力方面的先發優勢,使其在國際關系中處於主導、支配和統治的地位。
而非西方國傢,則相對處於被支配、被統治的劣勢地位。毫無疑問,誰擁有更多的權力,誰就能把握先機,掌握主動權、決定權和支配權,誰就掌握瞭別人的命運。
文化殖民,正是西方秉持“弱肉強食”法則的必然選擇,是西方權力擴張的必然產物,也是西方主客二分思維的體現。西方憑借其在硬實力方面的先發優勢,人為地將文化主權國傢主客二分,視自己為權力主體,將東方客體化、他者化,並以主體的“優越性”和“支配性”為據點,強迫“他者”被動接受其價值觀念。
西方的目的在於將硬實力方面的優勢轉化為軟實力的優勢,從而實現贏者通吃。由於硬實力方面的差異,西方國傢對文化輸出的內容、方式等具有決定權;而其他國傢,除瞭被動接受,別無選擇。
西方文化橫行世界,首要的不是因為它本身的優越性,而是源於它背後的硬實力,源於權力主體的操盤。文化殖民貌似是價值觀念、意識形態、政治制度等軟實力的較量,實則是經濟、軍事、科技等硬實力的抗衡。因為,文化作為一種軟實力,不具有直接的效力,它隻有建立在硬實力的基礎上才能成為一種真正意義上的權力。
總之,文化殖民作為一種軟實力的擴張,它是依托於硬實力的支撐而奏效的,反過來,硬實力的擴張,也離不開軟實力的保駕護航。
一方面,硬實力為軟實力的擴張提供物質保障、強大後盾和技術支撐;另一方面,文化殖民為西方這一權力主體獲得經濟利潤,實現霸權統治鳴鑼開道。前者是後者的堅強後盾,而後者則是前者的天然保護色,是前者的精致的包裝。
【二】
資本是西方社會的真正主人,資本邏輯是西方文化殖民的內在動力。資本主義社會的主導邏輯是資本邏輯,不僅經濟領域服從這一邏輯的統治,文化領域同樣服從這一邏輯的主宰。
文化殖民,源於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源於資本的擴張本性。馬克思、恩格斯早在1848年就曾預言,“資產階級,由於開拓瞭世界市場,使一切國傢的生產和消費都成為世界性的瞭”,“它使未開化和半開化的國傢從屬於文明的國傢,使農民的民族從屬於資產階級的民族,使東方從屬於西方”。
這種從屬關系,正是文化殖民的社會歷史根源。眾所周知,資本的本性是實現無限增殖。不知饜足地乃至不擇手段地追逐利潤、實現利潤最大化,是資產階級的最高目標。而當國內無法實現這一目標時,向外擴張就成瞭資產階級的最佳選擇。
資本主義發展初期,資產階級正是通過對內剝削和對外擴張,來完成資本的原始積累的。資本主義國傢通過發動戰爭、實施經濟掠奪來占領資源和市場,不斷進行資本擴張。
在資本擴張過程中,西方文化也順勢走出國門,走向世界,為西方國傢的掠奪行為提供辯護與支撐,營造良好的輿論環境,以實現其思想上的征服。這正如美國前總統小佈什所言:“輸出美國的資本,就是輸出美國的價值觀。”
資本追求無限增殖的本性,促使文化淪為資本增殖的手段。西方文化產業的巨大繁榮背後,體現的正是極力追求資本增殖的魅影。
西方國傢為瞭尋得新的利潤增長點,都傾向於把資本轉移到文化領域,將文化資源不斷開發成可實現價值增殖的文化資本,將文化資本與經濟資本一同註入經濟生產和資本循環系統中,獲得經濟收益,實現資本增殖。
正是由於文化產業成本低而利潤大,也正是由於文化產業有暴利可圖,才使資本主義國傢的大亨和寡頭們趨之若鶩。
以美國為例,其文化產業在GDP中所占比重越來越大,並迅速席卷全球文化市場。美國影視傳媒產業的發展,使得迪斯尼公司、福克斯電影公司、哥倫比亞電影工業公司等一度成為影視巨頭,並壟斷好萊塢長達半個世紀。
《環球時報》曾發表文章指出:“美國500強企業前10名都在中國投資,它們在中國的生意份額已超過其本土,成為盈利的主要來源。”而在這前10名中,文化企業占半數以上。美國通過其大眾文化產品在全球的銷售,既可獲得豐厚的外匯,又可宣傳其價值觀。
這種新殖民主義比戰爭侵略和遏制策略更加冠冕堂皇,也更具有隱蔽性。哪裡有利潤,哪裡就有資本。資本從來不會眷顧沒有利潤的行業,正是資本不斷逐利的本性,使它從經濟領域滲透至文化領域,極大地推動瞭西方國傢文化殖民的進程。
【三】
文化殖民,是一種文化符號的輸出。將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念編碼在符號系統中,利用其話語優勢和先進傳播手段,植入到“他者”的意識觀念之中,並對其進行“洗腦”,是西方文化殖民所慣用的把戲。
西方一些國傢憑借其話語優勢和先進的傳播手段,借由文化工業佈道,將所謂的“自由”“平等”“民主”等意識形態觀念,標榜為“普世價值”;將所謂“休閑”“娛樂”“舒適”的生活方式,勾勒成現代生活的樣板,企圖以此來桎梏“他者”對民主制度和美好生活的想象。
這實際上是想通過文化的符號化,傳播西方的政治價值、生活方式等,使“他者”產生一種崇拜和歸附心理,從而使“他者”美其所美、行其所行。
話語掌控是西方一些國傢推進文化殖民的關鍵環節。西方正是憑借其在經濟、技術以及網絡傳播體系中的話語霸權,來主導文化的交流與傳播,擴展其意識形態,強化其軟實力建設,奠定其在國際社會的領導地位。
話語具有重塑的功能,它可以使“主體”與“客體”或“自我”與“他者”的表象失真。西方憑借其話語優勢,一方面不斷地美化自身,鼓吹“種族優秀論”“普世價值論”,使自己的“完美”形象更加“逼真”;另一方面,極力醜化、甚至妖魔化“他者”,使“他者”不斷失真,這也是為什麼中國圖像裡有許多“非中國元素”的原因所在。
一種話語的獨尊就意味著一種霸權。西方一些國傢憑借其在話語方面的先發優勢,極力鼓吹“西方中心論”“西方優越論”“普世價值論”等,實則是為西方推進文化殖民搖旗吶喊、擂鼓助威;而“文明沖突論”“歷史終結論”等論調接踵而來,則是為西方進行文化殖民杜撰理論依據。這些論調無不站在西方的立場上,目的在於讓“他者”向西方靠攏、向西方看齊。
廣告參與使文化殖民更加行之有效。人們大多認為廣告不過是宣傳商品的手段,但事實並非那麼簡單。廣告一方面是商品的美化與宣傳,一方面又是輸出國的消費觀念、生活方式、價值取向的綜合表現。
英國作傢道格拉斯說,“從廣告上可以看出一個國傢的理想”。美國歷史學傢佈爾斯廷更是直言不諱:“在移居新大陸、擴張經濟和建立美國生活水平方面,廣告一直屬於美國文明的主流”。
在信息化時代,廣告無處不在、無時不有、無孔不入。通過廣告,西方所呈現給世界人民的是旅行、休閑、咖啡廳、高爾夫、挑戰極限運動等“美好”的生活情調,正是這些桎梏瞭發展中國傢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想象,也讓根本沒有條件享受這些的人盲目追求“更高”的生活水平。
這不僅是經濟上的誘惑,更是精神上的殖民。它使“他者”對西式的生活更加向往、對西式的價值觀念更加認同。西方國傢通過無限重復的廣告,以一種“填鴨式”的方式,讓受眾在不知不覺中、在無意識中受到“誘勸”。
【四】
西方一些國傢推行文化殖民,目的在於實現世界文化西方化、西方文化普世化,從而形成以西方文化為價值標尺的一元文化體系。這種價值標尺西化的結果就是“他者”民族文化根基的瓦解、文化主權意識的失落。西方國傢正是企圖通過掌控“他者”文化主權,來引起“他者”政權更迭,從而將世界置於西方的統治之下。
西方國傢以“普世價值”來標榜自身價值的所謂“合法性”,力求用所謂的“西方評判標準”來衡量世界文化,從而實現思想的征服和文化的霸權。
例如,美國學者詹姆遜認為,文化的全球化“是界定全球化的真正核心:世界文化的標準化;美國的電視,美國的音樂,好萊塢的電影,正在取代世界上其他一切東西”。這是想要用美國的文化標尺來丈量色彩斑斕的世界文化。
著名的卡通文化研究者伯克指出,美國的卡通片使受眾產生瞭這樣的觀念,“美國的生活方式正是他們所想要的,美國人的優越性是自然而然的,符合每一個人的最佳利益”。
這種論調雖有些誇大其辭,但也確實是一些主張全盤西化者的心理的真實寫照。西方國傢積極兜售為強權者利益所需要的文化精神,對被殖民者的民族心理、民族意識進行滲透、同化和改造,其結果就是造成被殖民國民族主體意識的失落、民族虛無主義的泛濫、民族自豪感的喪失,這不僅會動搖其他民族國傢的理想信念,而且還會動搖它們文化主權的根基。
文化主權的淪喪是西方文化殖民的隱形結果,也是西方文化殖民的最終企圖。文化主權,關乎每一個民族的前途、每一個國傢的命運。一個國傢沒有占主導地位的統一的文化,就沒有向心力和凝聚力。
西方國傢耽視文化主權,隱藏其後的則是更大的利益需求和政治陰謀。他們企圖憑借殖民文化所形成的“統治意志”,控制和掌握被殖民國傢的政治主權,來實現自己的霸權統治。
正如美國前總統尼克松所說:“我們同東方交往越多,我們就能使它受西方典范力量更大的沖擊。……這些種子有朝一日定會結成和平演變的花蕾”。
量變達到一定程度就會發生質變,形式嬗變常常是內容嬗變的先聲。文化主權的對抗在一定條件下,會發展成為公開的政治主權的爭執。這是冷戰後民族主義興起及許多地區性沖突的誘因。
美國原國土安全部部長湯姆·瑞琪曾說:“恐怖分子不僅是懷揣炸彈的人。思想與文字同樣會對我們的安全造成嚴重影響。”
因為思想與文字具有無形的力量,而“這種無形的力量沒有導彈驅逐艦護衛下的貨輪那樣氣勢洶洶,但是它卻能夠散佈在全球性的廣闊空間,影響千百萬人的思想感情,從而能最終改變導彈和貨輪的歸屬”。
不幸的是,20世紀末的蘇聯解體、東歐劇變以及21世紀初的“顏色革命”“阿拉伯之春”等就像受到魔咒一樣被言中瞭。
文化的征服是最徹底的征服,文化的屈從是最徹底的屈從。西方國傢,不費一顆子彈,就能在他國掀起軒然大波,甚或導致政權更迭,這正是文化殖民的效用。“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西方一些國傢推行的文化殖民,正在以更加隱蔽的形式向全球擴張。這可謂後患無窮。發展中國傢的人們對此必須提高警惕,絕不能等閑視之。
來源:“紅旗文稿”
作者:中共中央黨校教授;武漢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研究生
指尖傳遞溫暖力量,陽光照進網絡空間
轉載請註明來源:頭條號@指尖陽光

嘰歪咖喱:從大航海時代開始,西方國傢就開始瞭殖民的侵略形式。在接下來的時代進步中,隨著西方國傢重商時代,逐步完成瞭工業革命,社會生產力的提高導致瞭總體產品生產過剩急需擴大海外市場,從而促進瞭西方國傢對外部世界侵略。

西方國傢是如何通過文化殖民掌控他國的?-圖2

文化侵略是在各種侵略中是一種較溫和的方式,但是其造成的影響也是十分深遠的。通過宗教/戰爭等手段為文化殖民提供瞭先提條件。接下來通過傳教、教育下一代等方式,逐步等磨滅自己國傢本土的文化、從下一代開始逐步的改造本土的民俗,讓該國人民自覺的從內心傾向於侵略國的文化,從而達到瞭殖民的目的。文化入侵是文化軟實力的滲透,對一個國傢一個民族帶來的影響卻是毀滅性的。例如:當今我國的親日、親美等臺獨分子很大一部分便是西方國傢在侵略時當時通過教育下一代等手段造成的殘餘影響。在當今時代經濟全球化的同時我們也需要警惕新一輪文化價值輸送,我們要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認可自己本土的文化,警惕新型文化殖民。

體育一傢言:西方的文化殖民的方式,不但可以從根基上摧毀一個民族的文化,而且會讓幾個國傢的意識形態發生變化。因為在當代社會,話語權是掌握在西方的一些人的手裡面,這些人便利用西方文化殖民的方式,把西方的文化價值觀凌駕於其他文化基礎之上,是一種赤裸裸的殖民行為。
      

西方國傢是如何通過文化殖民掌控他國的?-圖3

蘇聯解體之時,西方國傢所倡導的和平演變的方式,終於取得瞭成效。西方的一些殖民者,便大肆宣揚西方思維和西方的價值觀,能夠戰勝一切馬克思主義和唯物論。
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必須要防止西方的和平演變,更要註重西方文化價值觀的殖民入侵。那麼首先做的就是一定要端正自己的價值觀,必須要用馬克思列寧主義來武裝自己的頭腦。堅定不移的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學習傳統文化知識,提高自己的知識修養,那麼就會把西方文化殖民這種意淫方式,徹底的打到十八層地獄之中。

延伸閱讀

哪本書曾經讓你哭到虐?

一米陽光boy1bd:《我大學裡流浪的青春》這本書曾經讓我笑著哭,讓我深深的陷入回憶裡無法自拔,感覺這本書就是在講述以前的我,看到第一章結束的時候我就直接把這本書從書店裡買下來瞭,因為我知道我肯定會喜...

臨產前的征兆有哪些?

佈特長夜風:首先是孕痛的頻率會增加,基本上幾分鐘就會痛一次,如果羊水破瞭就會流出來,這時候孕婦就不能走動瞭,應該叫救護車急救待產。 鹿仙問仙鶴:‍‍規律性的宮縮——是臨產最重要的標志。假宮縮時有時無,...

遇到一個心眼小的老師是一種什麼體驗?

一米陽光boy1bd:那還能有什麼體驗啊,唯一的體驗就是痛苦,因為有的時候他真的能把你給折磨瘋掉,對於這樣的老師我們都很無語。      &...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