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識庫
  • 0

吃飯吃出蟲子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佛意料之中:去餐館吃飯如果衛生沒有達到標準那麼吃出什麼東西都會有可能發生,最討厭的就是吃到蟲子,讓人惡心到不行,食欲全沒瞭不說還白花錢!

雖然有聽過一種玩笑話說是吃東西吃到蟲子是你賺瞭,說蟲子有足夠的營養物質可以補充營養,但這僅僅就是玩笑話,吃飯吃到蟲子會讓人覺得非常惡心。如果吃飯吃出蟲子一種可能是這個餐館的衛生沒有達到標準,廚子在做飯的時候和送餐人員給顧客盛飯的時候沒有註意到周圍環境的衛生,還有就是在你吃飯的時候蟲子無意間爬進你的飯裡,隻是你沒有察覺到罷瞭。
讓我印象比較深刻的就是我有次去餐館吃飯,要瞭一大碗飯菜上來之後準備飽餐一頓的時候,沒吃幾口就發現在菜裡面出現一隻蟲子,頓時所有的胃口都沒有瞭。頓時讓我懷疑這傢店裡的用餐是否標準,並且不斷懷疑我是不是已經吃進去蟲子?頓時覺得反胃惡心,沒有任何吃飯的食欲,所以我就將那些飯菜擱下我就走瞭。
其實並不是說蟲子有多麼的骯臟讓人接受不瞭,隻是一般人對於飯菜裡多一些不明生物總會覺得心裡有抵觸和反感。因為我們知道大部分蟲子生活的地方都不是特別衛生,所以總覺得飯裡吃出瞭蟲子自己就已經吃進瞭細菌,讓人覺得渾身不舒服。
除非是像有些地方專門做蟲子之類的小吃,我想大部分人還是不太能接受得瞭吃飯吃出蟲子這一事實,畢竟換誰都接受不瞭,太惡心瞭!

榴蓮碎碎冰:吃飯吃出蟲子真的是非常倒胃口非常惡心的一件事情,想想就想吐,現在人經常在外面吃飯,而外面飯店的衛生情況,真的是很讓人堪憂,我也遇到過,這樣的惡心事情。
我特別喜歡吃麻辣燙,經常不想吃飯,就點一份麻辣燙吃,而且我比較喜歡吃麻辣燙裡的各種蔬菜。但是大傢其實都知道外面的蔬菜清洗不會像在傢裡面清洗的那麼幹凈,那麼仔細,可能就水稍微沖沖就好瞭。
有一次我點瞭一份麻辣燙,點瞭很多蔬菜,等外賣送到手的時候,簡直就是饑不擇食,迫不及待的打開趕緊吃。然而吃到中途的時候,發現點的生菜上面居然有一顆蟲子,當時我就懵逼瞭,然後趕緊的去廁所把自己催吐。

雖然我知道我吃的是沒有蟲子的,但是我想想,蟲子在這份麻辣燙裡面,我覺得好惡心啊,我老公還跟我開玩笑說,這多有蛋白質,就當補充蛋白質瞭有營養,還說你看國外的生存專傢貝爾,專門吃生蟲子,什麼螞蟻呀,昆蟲類啊,他都吃過,你這點小蟲子算什麼呀?沒關系的,當時好想揍我老公,簡直是幸災樂禍。
後來我還打電話給賣傢,拍個照片給他看,賣傢也沒有辦法,他還開玩笑的我這個菜有蟲子,說明沒有什麼農藥,我說你們肯定是沒洗幹凈,他說可能我們菜的數量比較多,工作人員沒註意到,屬於工作失誤,然後跟我道個歉,送我兩張券,這件事情就不瞭瞭之瞭。

口木先生你好:是一種仿佛自己吃瞭一碗蟲子一樣的體驗,就是覺得自己吃的這碗飯突然變得特別惡心,因為這種事情發生在我的身上過,所以我特別能感同身受。
我每年暑假放假都會回老傢住一段時間,因為我姥姥在老傢,所以我回老傢就是為瞭陪她住,讓她不會特別的孤獨。我特別喜歡吃我姥姥做的燜面,她做的燜面味道是我覺得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味道,所以有一天中午我就纏著我姥姥給我做燜面,我姥姥特別的疼我,然後就同意瞭。做燜面的時間感覺總是過得特別的漫長,等做好以後,我就迫不及待的去端飯回來吃,還是熟悉的味道,讓我一口氣吃瞭一大半,等我再次準備下筷子的時候,我突然看到瞭碗裡有一隻蒼蠅,當時我就直接放下瞭燜面,一點吃的欲望都沒有瞭。然後我姥姥問我怎麼不吃瞭,我說我的這碗燜面裡有一隻蒼蠅,我姥姥不信,還端過碗來看看一眼,因為我姥姥是老花眼,她有點看不清楚,她就跟我說這不是蒼蠅這隻是一個花椒,但是我篤定這就是一個蒼蠅,我還能清晰的看到它的翅膀和腿,當時我這碗讓我覺得最好吃的燜面也失去瞭往日的味道,我對這碗燜面一點都不報有想吃的欲望瞭。於是我再也沒有繼續吃下去瞭。

感覺吃飯吃出蟲子是會讓人感覺特別的糟糕,本來我們是帶著欣賞美食的心情來吃飯的,但是眼前讓你覺得垂涎欲滴的飯卻有一隻蟲子在裡面,我覺得再好吃的飯也會讓人覺得索然無味,而且等下次再吃這個飯的時候肯定還會有上次吃到蟲子的陰影。這會讓我們對美食的體驗感到特別的差勁。
我覺得民以食為天,我們一定要在做飯的時候特別的仔細一點,讓我們擁有一個健康的飲食過程。

淡淡若藍:當你特別饑餓的時候,然後來一碗飯的時候你就會感覺整個世界都美好瞭,但是當你吃到一半的時候,你突然發現飯裡頭有個蟲子,這個時候你的食欲就全無啦。

讓我記得特別清晰的一次是高中的時候學校對面開瞭一傢麻辣燙店,然後由於我特別愛吃麻辣燙,然後那天中午我就一個人去瞭那傢麻辣燙店,然後點瞭滿滿的一盆麻辣燙。
然後我就開始吃啦,等到我津津有味地吃到一半的時候,我一翻筷子就發現菜頭上沾瞭一個特別小的蟲子。當時我覺得不能浪費瞭這一碗麻辣燙,然後我就看看周圍,別人有沒有在看我,看著別人沒有在看我的同時偷偷的把這個蟲子給扔掉瞭。
我這個人特別的愛說話,然後回到宿舍以後我就給她們說我今天中午吃麻辣燙的時候吃出瞭一個蟲子,然後其中的一個舍友就問我,那你當時怎麼處理掉那個蟲子的?我就說把那個蟲子扔掉,接著吃完瞭所有的麻辣燙呀。
然後所有的人們都用鄙視的眼光看著我,當時的孩子們都是比較愛攀比,自尊心比較強,所以當她們那樣看我的時候,我就感覺我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我幹嘛嘴長著把我自己的經歷告訴別人?讓別人可以那樣的嘲諷我,笑話我。
然後這個下午就我吃出蟲子的這個經歷,不知不覺竟然在班裡流傳起來,然後大傢都傳瞭起來,每次大傢看到我的時候都會調侃著我說,你一定是蛋白質特別豐富吧,因為我聽他們說你經常吃到蟲子。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