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識庫
  • 0

方言中有文白異讀是怎樣的體驗你知道嗎?

暗受eze2ec4a7061:文白異義大概是閩南語中僅次於入聲音最讓初學者頭疼的瞭。同個詞,用文讀音和白讀音,對應的含義是不同的。如:大人  →  文讀音(tai lin/jin),意為對高位者的尊稱,如縣官大人,父親大人,同義與普通話的(da4 ren5) 白讀音(tua lang),意為成年人,與小孩相對,同義與普通話的(da4 ren2)先生  →  文讀音(sian sing),意為尊稱或老師,同義與普通話的(xian1 sheng5)白讀音(sing senn),意為“早於出生,先生出來”,同義普通話的(xian1 sheng1)評論裡舉的例子也是:大傢  →  文讀音(tai ka),意為“方傢”,在某方面有建樹的人,如學術大傢。白讀音(tua/ta ke),意為“婆婆”,指丈夫的母親。【《晉書‧烈女傳‧孟昶妻周氏》:「事之不成,當於奚官中奉養大傢,義無歸志也。」《太平廣記‧陳義郎》:「大傢見之,即不忘媳婦。」,此中“大傢”均是婆婆之意,也反映出閩南語存古程度還是不低的】

方言中有文白異讀是怎樣的體驗你知道嗎?-圖1

寶寶76749系昧d06:文白異讀:文讀音即是語言中用於讀書的語音,也叫讀書音,白讀音相對,就是生活中所用的語音。文白異讀是漢語中出現的”同字異音異語境”的現象(文白異讀多數情況下同義,但同時存在文白讀表示兩種含義的詞匯,下面會介紹),有別於”多音字”的“同字異音異義”。文白異讀現象存在於各大方言體系中,包括普通話中也殘留文白異讀的現象,比如:給→白讀(gei3),文讀(ji3)[給予,供給]。閩南語中的文白異讀現象(以下閩南語讀音標音均用臺羅):閩南語中文白音的系統十分繁雜,文讀音幾乎可自成一體系,閩南人在使用閩南語過程中,大多數難以分辨文白讀的實際差別,但可以通過語境感受到什麼讀音在什麼語境下有什麼樣的態度。目前主流的看法,白讀音是從上古音系流傳下來的,而文讀音則是中古音系。文讀音的由來是當時使用白讀音的讀書人,為瞭能更靠近當時官話讀音所做的語音變化。同時,文讀音可以通過反切法在康熙字典上找到讀音,而白讀音則是地區民眾相傳下來,並不能一一對應文字。也就是評論裡知友@張夢雲所說的“文讀體系有音有字,白讀體系有音無(不一定有)字。”在讀書或正式語境中,要讀文讀音,比如:讀書,讀詩等。文讀音本身的功用就是用方言接近官話的一個折衷讀音。而在生活中,文白異讀並不明顯(但實際上可見范圍很廣),因為文讀的專門使用范圍並不寬泛,雖然在生活中某些特殊用詞包含文讀音,但人們並非有意識讀文讀音,換句話說就是“自帶被動技能”,而其餘常用詞匯幾乎通讀白讀。

方言中有文白異讀是怎樣的體驗你知道嗎?-圖2

以心gwznbb84:數字簡單對比數字的文白讀,如:一 → 白[tsit], 文[it]  二 → 白[nng], 文[li]三 → 白[sann], 文[sam]   四 → 白[si], 文[su]五 → 白[goo], 文[ngoo] 六 → 白[lak], 文[liok]七 → 白tshit], 文[tshit]   八 → 白[puei/pei],文[pat]九 → 白[kau], 文[kiu]  十 → 白[tsap], 文[sip]數字在使用過程中,表示基數詞時,用的是白讀,如“一個人”“兩本書”;表示序數詞時,用的是文讀,如“第一名”表述無序數字組合時,也常用文讀,如門牌號,車牌號,電話號碼等。有趣的是,在讀無序數組時,零的讀音也會變成“khong”,類似於110讀成“么么零”。

方言中有文白異讀是怎樣的體驗你知道嗎?-圖3

佈朽氵恨離:重慶話(不曉得四川地區其他話是不是這樣)……就算是官話也有文白讀,雖然不算太多但還是有的
比如說下這個字,作量詞讀ha4(一下),但是作方位詞動詞就讀xia(下面)
間也是,作量詞讀gan(一間屋),作名詞讀jian(空間)
傢,熊傢婆,辦傢傢幾兒(過傢傢)都讀ga,其他時候讀jia

南京座山雕:徽州屯溪話,即今黃山市區,
比如人這個字,文讀in/nin,白讀ian/ien
再比如大,文ta,白tho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